•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當代文摘 / 待分類 / 專欄|閻錦文:閑 聊 茶 境

    分享

       

    專欄|閻錦文:閑 聊 茶 境

    2020-09-09  當代文摘



    閑 聊 茶 境 

    作者:閻錦文(鎮江)

    開門七件事,茶亦在其中。從神農嘗百草到倉頡造字以“茶”替 “查”,傳說中的茶已經是妙趣橫生。

    明代的許次紓,在《茶疏》里講到“宜茶二十一境”,或小院焚香,或茂林修竹,總帶給我一種輕雋靜逸的詩境。在哪里喝茶?喝什么茶?自然是因人而異的。同是唐代的文人,王維鐘情“竹間風吹煮茗香”,而王建則陶醉“煮茶傍寒松”,茶境自然應隨著各自的心境而悠閑。相傳,茶神陸羽放著皇帝詔拜的太子文學而不赴職,長期隱居在浙江苕溪的深山野谷里嗜茶成癖,他的功夫恐怕都集中在千馬不換的《茶經》里。


    茶,要用心去品味。在句容的姊妹橋村,每家每戶都得在家前屋后種些茶樹,還果木互生。明前雨后,手工炒制的那點新茶,除去饋贈親友的,便留在家里自己喝。

    夏夜,納涼的時候,茅舍柴門的小院里,擱張小桌子再撂兩張長條凳,沏壺“侖山雨前”,搖著芭蕉扇,一邊嗅香品茗,一邊聆聽四下風戲竹葉的沙沙聲,農家小院的那份愜意油然而生。冬寒水冷的雨雪天氣,一家人圍火取暖的時候,火盆上支架起一只茶銚兒,紅爐添薪,樂趣全在一邊煮茶一邊談笑的閑聊之間。


    打拼在喧囂的現代都市里,偶爾躲進書齋,沏杯老鄉從姊妹橋給我捎來的“碧螺春”,看看形神兼備的茶樣,觀觀綠中泛鵝的茶色,聞聞清思提神的茶香,吮吮苦盡甘來的茶汁,才是最快活的事情。俗話說:“草色人心相與閑?!背鯂L滿口苦澀,再飲清香甘冽,回味則變的韻味悠長了。繁雜的心境讓濃苦的茶水一沖洗,豁然間變的清晰起來,就像在開水中徐徐蘇醒過來的茶葉,活躍地翻飛起來。

    塔影湖畔有個的中泠泉,園靜樓勝,荷滿篁修。有空常去獨坐。雖說茶資不貴,越喝越覺得這茶的味道里欠了點什么東西?乾隆爺在杭州的天竺山寫下《觀采茶作歌》和《續觀采茶作歌》之后,龍井茶便成了上千上萬塊錢一斤的極品茶。乾隆他爺爺康熙大帝當年在鎮江“緩酌中泠水”,便在《試中泠泉》一詩里留下“如能作霖雨,沾灑遍山川”的佳句。斗轉星移,中泠泉的茶樓為什么倒是越來越冷清了呢?透過這茶,平心靜氣地悟些什么,又何嘗不是一種妙趣呢?

    特邀專欄 · 原創首發

    作 家 風 采 簡 介

    ☆☆閻錦文, 壬辰龍, 鎮江市作家協會會員, 鎮江市知青作家協會理事, 為謀生計,一生顛沛流離,喜歡把生活里的酸甜苦辣麻同柴米油鹽醬醋茶攪合在一起。特邀專欄作者。



     ?2020 原創作品 授權發布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