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腦洞趣味歷史 / 待分類 / 讀蘇軾的《江城子》:愛情最孤獨的狀態,...

    分享

       

    讀蘇軾的《江城子》:愛情最孤獨的狀態,是“我想你了”

    2021-06-22  腦洞趣味...

    故人長別,音書難寄,隔山隔海,碧落黃泉,再難相見?;蛟S只有造個好夢,請她入夢,哪怕相顧無言,哪怕淚流滿面,也好過此生再無緣相見。

    一、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蘇軾流連過許多的地方,看過許多地方的美景,品嘗過許多地方的美食,一路行一路食,沿途又留下一首首的詩詞。這一路走來,蘇軾還是會偶爾想起那山清水秀的故鄉,想起那位已經去世的溫柔可人的妻子王弗。那段青澀甜蜜愛情,那段蒙塵的往事,連同那位名叫王弗的女子,一起被埋葬在舊年舊事里。

    多年都過去了,蘇軾輾轉各地,他已經走得太遠太遠,身邊也已經出現了其他的王姓女子,她們也都溫柔賢淑,善解人意??墒撬齻兌疾皇撬?,都不是王弗。在蘇軾的心里,王弗始終是與別人不同的。否則,他不會在多年之后再夢見她,王弗病逝之時,才27歲,正是花一樣的年紀,可是生死之事,蘇軾哪有能力阻止?但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那些蝕骨的思念才會破土而出,蘇軾已經習慣了。每每這時候,他會懷著對她的思念去懷想從前,她的生命停留在最美好的年歲,而他早已經不再是當初摸樣了,歲月催人老啊。

    這一晚,夜特別的漫長。寒霜如雪,蘇軾睡得并不安穩,恍惚之間,他似乎又回到了故鄉眉山,回到了他們曾經居住的地方。他似乎在房間里看見十年未見的妻子王弗,看見她正對著鏡子梳妝打扮,眉目間都是溫婉,忽然之間,蘇軾就有些擔心,這次相逢,她是否也如當年一樣能夠一眼就與他相認?只見她回過頭來看見他,似在低聲問他:“可好看?”兩人對視之間,蘇軾忽然間就流淚滿面,相顧無言。

    這一次,時隔多年,思念作祟,他們終于在夢中相見,夢里的王弗依然是云鬢花顏,而蘇軾卻是灰塵滿面,兩鬢已有點點白發。再度相見,似有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最終只能說一句:“我好想你啊?!?/span>

    這些年,蘇軾去過水光瀲滟的西子湖畔,暫時忘記了東京城的繁華熱鬧,去過風景秀麗的廬山,感悟了一些人生哲理,卻始終不及千里之外的四川眉山,那里是蘇軾的故鄉,是他和她最初相遇的地方,同時,也是她的歸冢之處?;叵肫甬斈?,他親手將她埋葬在到處都是矮松的山岡上,那時的明月皎潔,此后見此明月,便回憶起這短松岡,又是年復一年肝腸寸斷。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v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江城子》 蘇軾

    后來,她的身影漸漸模糊,直至消失不見,再三挽留也終究無果。待蘇軾清醒過來才驚覺這不過是一場夢,眼角還掛著淚,枕邊的淚痕還未干,這一幕幕無不提醒著蘇軾這不過是大夢一場。在夢中故地重游,往事如煙,這座曾經有著兩人甜蜜回憶的小院子不落一絲蛛網,不染一絲塵埃,一切恍如當年。蘇軾所夢之人也如當年美眷如花。十年了,蘇軾的鬢角已有白發,這是歲月流淌過的痕跡;十年了,王弗墳前的野草應該已經榮枯多次了吧?

    終有一天,王弗的歸處也會是蘇軾的歸處,他們終會相逢,蘇軾明白這點,但是卻不知余生還有多長,會于何時重逢,只苦于余生太長,便寄希望于這樣的夢境能多一些,長一些,好在夢境里能有更多的時間相見。

    1. 那日繡簾相見處。低眼佯行,笑整香云縷。

    蘇軾寫給亡妻王弗的詩詞遠遠不止一首,比起上面那首《江城子》讀來柔腸寸斷,思念成疾,這一首悼亡詞《蝶戀花》就顯得柔情似水,婉轉多情了。

    這一首詞寫于公元1026年正月,蘇軾為母親服喪期滿,準備回京赴任,他離開故鄉四川到江陵然后去往京城,途中經過三峽神女峰時,觸景生情想起了妻子王弗,想起了他們那段年少相伴的時光,于是寫下了這首《蝶戀花》。

    記得畫屏初會遇。好夢驚回,望斷高唐路。燕子雙飛來又去。紗窗幾度春光暮。

    那日繡簾相見處。低眉佯行,笑整香云縷。斂盡春山羞不語。人前深意難輕訴。

    ——《蝶戀花》

    或許蘇軾與王弗的這段姻緣是早就注定了的。當時,蘇軾還在書院讀書,每天捧著書本,刻苦專研,而他的老師正是王弗的父親王方,蘇軾讀書刻苦努力,在學問上有不懂的地方經常向老師請教,為人謙遜有禮,有才有貌,作為蘇軾的老師王方,他對蘇軾十分欣賞,偶爾也會邀請蘇軾到自己家中討論學問,有一次,蘇軾在老師家中看見一位女子,舉止端莊,溫柔有禮。這一見似乎就刻在了心上,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鐘情吧,至此之后,念念不忘。

    后來,蘇軾經常在青神中巖寺附近讀書,這里清幽安靜,景色優美,巖邊有一泓綠水,水平如鏡;蘇軾常在此處讀書,他覺得此處甚美卻沒有魚兒游動,有些可惜,于是便拍起手來,這時,躲在巖石中的魚兒紛紛游了出來,為這美麗的景象更添了幾分情趣。蘇軾見此情形,十分高興,如此美麗的景致怎么能沒有名字?于是就向老師建議給這一處地方取一個雅致的名字,王方一聽,覺得不錯,就便邀請這些學子前來賞景題名。許多學子紛紛獻名,蘇軾也說出自己題的名字“喚魚池”,老師一看這名字和很符合這處景致,不禁更加欣賞蘇軾了,這時王弗也題了一名字,遣丫鬟送來給父親,王方打開一看,竟與蘇軾題的一樣,這兩人的緣分就這樣結下了。這偶然的巧合,成就了一段佳話。

    后來,年方十六的王弗嫁給了年僅十九的蘇軾?;楹?,二人甜甜蜜蜜,王弗操持家務,蘇軾安心讀書,在蘇軾背書突然想不起來的時候,王弗還能從旁提醒蘇軾,不僅如此,王弗還“幕后聽言”適當給蘇軾一些建議,那些人該交,那些人不該交。王弗出身書香家庭,有才有貌,蘇軾很是驚喜,他為自己能娶到這樣一位妻子而欣喜。那段時間,他們夫妻二人琴瑟和鳴,生活美滿幸福。然而幸福的時光只有十年,王弗因病去世,留下了一個年僅六歲的兒子。此后,余生漫長,再沒有一個人像王弗那樣給他出謀劃策,陪他紅袖添香。

    回想起最初相見的時候,一個嬌羞無比,一個謙遜有禮,那段時光是怎樣的青澀美好。而往后余生,天地茫茫,故人長缺,太多人只能在夢里相見,于是夢醒了,所以才有了《江城子》。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