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明白知識 / 待分類 /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分享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2021-06-30  明白知識

      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國家處于極度混亂與災難之中。

      前幾日,我們在《索馬里,一個盛產饑餓和海盜的國家》中講到索馬里無休止的內戰與混亂,并提到「在2019年的全球和平指數(Global Peace Index)中,索馬里倒數第一」。

      在這份排名中,倒數第二的國家便是南蘇丹(Republic of South Sudan)。

      而在美國和平基金會的「脆弱國家指數」(Fragile States Index,用于體現那些「脆弱」「支離破碎」的國家)排名中,2018年,索馬里排第二,南蘇丹排名第一。

      與南蘇丹有歷史淵源的蘇丹共和國(Republic of Sudan)同樣混亂,它在2018年脆弱國家指數中排名第七,在2021年全球和平指數排名中倒數第十二。

      同索馬里一樣,蘇丹和南蘇丹都是這個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在半個世紀前(1956年),蘇丹脫離英國殖民獨立時,蘇丹與南蘇丹本是同一個國家。那時,蘇丹的領土面積有250萬平方公里之廣,幅員遼闊,是整個非洲面積最大的國家。

      但自1956年蘇丹獨立后,戰爭一天也沒有消停過。這塊土地成了世界上最糟糕、最混亂的地方。

      由于南北族群、宗教、政治等分歧,蘇丹于獨立前一年便陷入南北內戰,直至2011年南蘇丹獨立,這個曾經非洲面積最大的國家一分為二。

      一轉眼,蘇丹已經分裂十年了,可戰爭也并未因此停止。

      其一,南蘇丹獨立后,在2013年12月爆發了新的內戰;

      其二,蘇丹與南蘇丹兩國為邊界處一個名為阿卜耶伊(Abyei)的地方爭執不休,這是因為阿卜耶伊盛產石油,事關兩國經濟利益。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南蘇丹與蘇丹爭議領土阿卜耶伊(Abyei),現為蘇丹控制。

      圖片來源:Wikipedia

      其三,在蘇丹內部,新的反對武裝愈演愈烈。

      2011年11月,在南蘇丹獨立4個月后,蘇丹境內幾個已存在十多年的反對武裝正式聯合起來,組建為統一的反政府武裝聯盟「蘇丹革命陣線」(Sudan Revolutionary Front),內戰之火繼續燃燒。

      直至今日,蘇丹中央政府與蘇丹革命陣線的和談還在艱難進行中,期間小規模的交火、傷亡持續不斷。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2021年3月28日,蘇丹過渡政府主席(為蘇丹最高領導人)布爾漢(左二),在南蘇丹首都朱巴(Tulpa)與蘇丹革命陣線的成員之一「蘇丹人民解放運動-北方局」達成一份關于和談原則的宣言。目下,2021年5月底及6月,雙方的和談會議正在進行。

      圖片來源:中阿改革發展研究中心

      蘇丹革命陣線的成員來自兩個區域:蘇丹西部的達爾富爾地區(Darfur),及蘇丹中部的南科爾多凡?。?/span>South Kordofan)與青尼羅?。?/span>Blue Nile)。

      達爾富爾位于蘇丹西部,又可稱「西蘇丹」;南科爾多凡省與青尼羅省在南蘇丹獨立前位于蘇丹中部,又可稱「中蘇丹」。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蘇丹局勢圖

      圖片來源:Operation Broken Silence

      前文所述正與蘇丹中央政府進行和談的「蘇丹人民解放運動-北方局」(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North,以下簡稱「蘇人解-北方局」),便來自于中蘇丹,控制南科爾多凡省與青尼羅省。

      而「蘇人解-北方局」又脫胎于南蘇丹的「蘇丹人民解放運動」(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以下簡稱「蘇人解」)。蘇人解目前是南蘇丹的執政黨,也是南蘇丹獨立前、與北蘇丹爆發第二次蘇丹內戰(1983-2005年)的領導者。

      蘇人解的南蘇丹,蘇人解-北方局的中蘇丹,以及達爾富爾地區的西蘇丹,共同將整個蘇丹瓦解為四個勢力區域。

      蘇丹自獨立以來未曾停歇的戰火,便在這四個區域上輪番發生。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據聯合國新聞(news.un.org)2021年1月22日報道,在1月中旬爆發的又一次達爾富爾沖突中,已造成250人死亡。

      圖片來源:news.un.org

      01

      「民族國家」的悖論:蘇丹分裂背后的部族、宗教沖突

      蘇丹的獨立日是1956年1月1日,是二戰后民族獨立浪潮中脫離西方殖民而獨立的國家之一。

      近代以來,「民族國家」的概念在西方興起,隨著一戰與二戰的結束,西方殖民體系瓦解,一波又一波的「民族獨立」浪潮掀起。

      民族國家」講究以單一民族或主體民族立國。粗糙地說,就是一個民族或一個主體民族,應當擁有屬于自己的國家,這樣的國家才更易在現代政治中建立穩定秩序。

      如二戰后,在猶太復國主義旗幟下建立的以色列,便是以猶太人為主體民族的猶太民族國家。

      但民族國家也有諸多弊病。

      它可能成為民族主義的溫床,也可能成為發動民族獨立戰爭的借口;它使古代傳統帝國中多民族共處的景象不再,使得這個世界深陷「民族國家」戰爭的泥潭。

      從現實來說,現代世界的諸多戰爭都與「民族國家」的理念相關。由于現代民族意識、平等意識、公民意識強烈,一旦在國家政策中出現民族不公或政策偏向,便易造成激烈的民族沖突。

      當然,在政策壓迫下進行反抗的民族亦有其正當性,這是現代政治賦予他們的權利。

      而1956年現代蘇丹的國家構建,卻違反了「民族國家」的普遍原則。

      這是蘇丹內戰不止的根源之一。

      蘇丹建國與民族國家原則相悖,主要體現在蘇丹與南蘇丹身上。

      歷史上,在伊斯蘭力量興起之前,蘇丹地區曾深受基督教文化影響,建立起多個基督教王國。

      公元8世紀之后,蘇丹地區的基督教文化一度達到高峰,有「非洲拜占庭」的美譽。

      但隨著6世紀中葉阿拉伯-伊斯蘭力量興起后,阿拉伯帝國迅速統治了蘇丹北部的鄰國埃及,開啟了經由埃及向蘇丹地區進行漫長阿拉伯-伊斯蘭力量擴張的歷史。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及至19世紀的殖民時代,阿拉伯力量已席卷整個蘇丹北部,北部的蘇丹已成為阿拉伯世界的一員。

      阿拉伯化進程在蘇丹北部地區得以完成,到中蘇丹便戛然而止,這與非洲及蘇丹的地理環境也有關系。

      北部蘇丹地處撒哈拉沙漠地區,而中蘇丹及南蘇丹則是山地、森林,不同的自然環境與地理隔絕影響了阿拉伯勢力的南下,地理分野恰好構成部族文化分野。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蘇丹北部處于沙哈拉沙漠,中部及南蘇丹多為山地、森林、草原。

      圖片來源:Google Maps

      南北蘇丹對立的格局就在這種歷史情境下形成了。北部蘇丹屬阿拉伯世界,民眾多為阿拉伯人或完全阿拉伯化的非洲人,他們均講阿拉伯語,信仰伊斯蘭教。

      而南蘇丹,則屬于傳統非洲世界,民眾多為非洲傳統部族,多數信仰非洲民間宗教或基督教,只有少數信仰伊斯蘭教。

      「南方人認為自己是非洲人,而統治者則以自己的阿拉伯意識為榮?!?/p>

      ——《南蘇丹:地區主義與宗教論文集》(Regionalism, ethnic and socio-cultural pluralism: the case of the southern Sudan)

      族群文化與宗教文化的對立,使得南北蘇丹在構建現代國家時,與「民族國家」的原則發生沖突

      在這種狀況下,強行兩種文化區域合為一個國家,為蘇丹走向戰亂埋下了種子。

      實際上,在蘇丹獨立運動時期,英國原本有意將南蘇丹與北部蘇丹分開建國。

      1899年,英國與埃及簽署《英埃共管蘇丹協定》,蘇丹成為「英埃共管」下的殖民地,實際仍由英國控制。在英國殖民時期,殖民政府便將南北蘇丹視為兩個不同的區域,分而治之。

      在1940年代蘇丹獨立運動時期,英國考慮過是否將南蘇丹與烏干達合并建國,因為南蘇丹與鄰國烏干達同屬非洲傳統世界,在族群文化上更為貼近,更為符合現代「民族國家」的建國原則。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但在1947年,英國在今南蘇丹首都朱巴(Juba)召開的朱巴會議上,還是決定將南北蘇丹合并為一個國家。

      沖突在所難免。

      尤其是在蘇丹建國過程中,屬阿拉伯世界的北部蘇丹完全繼承了蘇丹中央統治權,傳統非洲世界的南蘇丹毫無政治地位。

      1955年8月,南蘇丹因不滿建國方案,掀起大規??棺h,蘇丹遣軍鎮壓,南蘇丹順勢起義,第一次蘇丹內戰爆發。

      綿延60多年的蘇丹戰火,正式燃起。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第一次蘇丹內戰中的南蘇丹兒童兵,因為饑餓導致營養不良而腹部腫大。

      圖片來源:英國新聞攝影師約翰·唐寧,1971年

      02

      內戰與南蘇丹獨立:沖突背后的經濟利益

      第一次蘇丹內戰持續17年,造成50萬人死亡。直至1972年,南北蘇丹簽訂和約,大規模內戰才得以暫時結束。

      第一次蘇丹內戰中,有個組織值得一提:安雅尼亞(Anyanya)。

      安雅尼亞本意是一種毒藥的名字,由南蘇丹領袖約瑟夫·拉古(Joseph Lagu)于1963年成立,并逐漸成為南蘇丹最主要的領導力量。

      1971年,安雅尼亞改組為「南蘇丹解放運動」(South Sudan Liberation Movement),簡稱SSLM。

      1972年,SSLM與蘇丹中央政府簽訂和約《亞的斯亞貝巴協定》(Addis Ababa Agreement),第一次蘇丹內戰結束。

      根據協定,南蘇丹將獲得自治地位,且南蘇丹武裝要按規定整編入蘇丹中央政府軍。

      但是,協定是脆弱的,些許的矛盾便能瞬間撕碎約定。

      撕破《亞的斯亞貝巴協定》的直接原因有兩個:

      (1)南北族群、宗教的沖突;

      蘇丹建國后,北方力量便致力于將蘇丹全境打造為一個伊斯蘭國家。

      1983年,時任蘇丹總統加法爾·穆罕默德·尼邁里(Jaafar Nimeiry)違反《亞的斯亞貝巴協定》,試圖在蘇丹全境推行伊斯蘭教法,并且取消了南蘇丹的自治地位。

      也因如此,同年5月,第二次蘇丹內戰打響。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尼邁里,1969年通過軍事政變上臺,1971-1985年任蘇丹總統。其執政期間,以其強硬的伊斯蘭政策著稱,1985年尼邁里在又一次政變中下臺,流亡埃及。

      圖片來源:Wikipedia

      (2)石油的經濟利益。

      1978年前后,南蘇丹地區發現大量油田,南北力量爭奪石油資源的新矛盾突起。而在蘇丹的「國家名義」下,南蘇丹完全被排擠出了石油市場。

      且不說石油的經濟命脈被蘇丹控制,就連最底層的石油工人,蘇丹中央政府都不輕易允許由南蘇丹民眾擔任,理由仍是部族、宗教的沖突。

      蘇丹政府認為,南蘇丹民眾是一種潛在的安全威脅。

      對于南蘇丹政治勢力而言,他們沒有因油田的開發而分得半杯羹;

      對于南蘇丹底層民眾而言,在自己的家園開發油田,竟然連份工作都無法獲得,還要面臨被驅逐出油田周邊地區的命運,實在慘不忍睹。

      可以說,第二次蘇丹內戰就是圍繞著油田展開的:

      「許多戰役的直接目的就是爭奪石油資源的控制權,而石油利益分配問題也是幾乎每一次南北談判的焦點議題。無論在戰場上,還是在談判桌上,蘇丹南北雙方在石油問題上都堅持強硬立場,很少退讓?!?/p>

      ——《蘇丹石油:從內政焦點到外交難題》(西亞非洲. 2012年06期)

      如今,南北蘇丹雖已成為兩個獨立國家,但位于南北邊界、富有油田的阿卜耶伊地區,仍是兩國爭搶的領土焦點。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蘇丹與南蘇丹油田分布狀況,及爭議區阿卜耶伊(Abyei)位置。

      圖片來源:Twitter

      族群、宗教事關文化、傳統、尊嚴與群體意識,不容忽視,而經濟利益事關民生,是普羅民眾的最切實生活利益,更不容小覷。

      除了族群文化沖突,能夠直接影響南蘇丹人民奮起反抗的,恐怕就是這種最切實際的生存權利。

      就像南蘇丹前領導人約翰·加朗(John Garang)在1984年公開宣講的那樣:

      「歷屆喀土穆(Khartoum,蘇丹首都)政府以獨特的方式剝削、壓迫、掠奪南方人......南方的發展計劃如邁盧特、曼卡拉的制糖廠,瓦烏的啤酒廠,恩扎拉、曼卡拉的紡織廠,一直停留在紙面上......南方的發展計劃只是那些當地人不受益的計劃,如雪佛龍公司(Chevron)對本提烏的石油開采......南方的社會政治發展被忽視,經濟落后,不發達加劇,而且不斷惡化?!?/p>

      南蘇丹民眾的經濟、生存權利被侵擾,這是除「民族、群體意識」之外、南蘇丹奮起反抗的另一關鍵因素。

      與第一次蘇丹內戰不同,第二次蘇丹內戰的領導者不再是1972年簽署《亞的斯亞貝巴協定》的「南蘇丹解放運動」(SSLM),而是約翰·加朗(John Garang)領導的「蘇丹人民解放軍運動」(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SPLM,即「蘇人解」)。

      約翰·加朗生于1945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南蘇丹人,不滿20歲時便參加了第一次蘇丹內戰。

      1972年《亞的斯亞貝巴協定》后,加朗按協議規定加入了蘇丹中央政府軍,并成為了一名級別不低的將領。

      1983年5月,加朗接到一個任務,去安撫有騷亂情緒的南部士兵,結果加朗到地方后,直接策劃這些士兵拿起槍,掀起了第二次蘇丹內戰。

      戰爭打響之際,加朗在南蘇丹成立了一個新的組織「蘇人解」。

      第二次蘇丹內戰,領導者是蘇人解;南蘇丹獨立后,執政黨也是蘇人解。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南蘇丹的蘇人解士兵。

      圖片來源:聯合國蘇丹特派團,Timothy Mckulka/攝

      第二次蘇丹內戰持續22年之久,造成了200萬人死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死亡人數最多的戰爭。

      由于死亡人數眾多、且蘇丹對南蘇丹平民大肆驅趕、殺害,2002年,美國通過一份《蘇丹和平法案》,正式將蘇丹對南蘇丹的戰爭罪定性為「種族滅絕」。

      直至2005年,在美國的協調下,蘇丹中央政府與南蘇丹蘇人解達成《全面和平協議》(CPA),蘇丹大規模的內戰才得以暫時緩解。

      2005年的這份和平協議再次規定了南蘇丹的自治權利,更重要的是,它還規定了南蘇丹公投獨立的權利。

      協議規定,南蘇丹在6年過渡期后,將通過公投決定是否獨立。

      2011年,公投如期舉行,南蘇丹以99%的支持率通過公投。

      2011年7月9日,南蘇丹正式獨立。

      但是,獨立后的南蘇丹日子并沒有好過,南蘇丹自己的內戰,打響了。

      蘇丹與南蘇丹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混亂的地方

      2017年6月,聯合國南蘇丹維和部隊在南蘇丹。南蘇丹獨立后,蘇人解產生分化,并最終演變為南蘇丹內戰。

      圖片來源:AP

      而蘇丹西部的達爾富爾、以及中蘇丹地區,戰火還在燃燒。

      西蘇丹和中蘇丹地區的戰火爆發原因是什么?帶來的影響又是怎樣呢?蘇丹與南蘇丹的恩怨如何化解?

      我們下一篇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