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華人星光 / 待分類 / 剛剛宣布:應對德爾塔毒株有望迎來有利武...

    分享

       

    剛剛宣布:應對德爾塔毒株有望迎來有利武器!而有誰知道背后這位大功臣?

    2021-08-08  華人星光

    華人星光(ID:hrxg2020)原創

    作者:華人星光

    轉載請聯系后臺授權

    自南京發現德爾塔變異毒株以來,

    揚州8月8日新增病例36例,

    武漢全員核酸檢測,

    西安大多數旅游景點關閉......

    在大家又開始變得緊張的時候,

    一個重磅好消息傳來:

    就在剛剛過去的8月4日,

    中國生物發布消息,

    國藥集團最新發現,

    針對德爾塔變異毒株有效的,

    單克隆抗體,

    其中和活性IC50高達5ng/ml。

    這意味著單克隆抗體,

    對德爾塔等新冠變異毒株體有效!

    再說明白點,

    就是針對新冠肺炎,

    尤其是德爾塔等變異毒株的治療,

    有望迎來有利武器!

    而在這背后,

    站著一位從不為人知的大功臣,

    他就是,

    第一個接種新冠滅活疫苗,

    拿自己當“實驗小白鼠”的英雄:

    楊曉明!

    這位可不是什么無名之輩,

    他的真實身份,

    是國藥集團中國生物董事長!

    他是地地道道的一位藏族漢子,

    從1986年,

    被分配到蘭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算起,

    楊曉明從事疫苗研究已整整35年,

    青春、熱血、汗水,

    乃至他的全部,

    都獻給祖國和人民了!

    你知道嗎?

    “80后”“90后”童年回憶里的,

    百日咳、白喉、破傷風聯合疫苗、

    脊髓灰質炎疫苗,

    這關乎全國人健康的疫苗研發背后,

    都離不開楊曉明。

    說起當年,

    為何選擇疫苗研發這條路,

    楊曉明笑著說:“我這個選擇原因,

    真的是一點都不高大上?!?/p>

    個頭高高,長相帥氣的他,

    高考時第一志愿填的飛行員,

    可陰差陽錯的學了臨床醫學。

    1986年,

    他被分配到蘭州生物制品研究所,

    開始研究免疫學和疫苗,

    百白破疫苗就是其中的一種嗎,

    它可以同時預防百日咳、

    白喉和破傷風。

    當年,

    老一代的國產百白破疫苗,

    雖已經列入中國免疫規劃,

    但毒副反應高,

    70%以上的接種者,

    都會產生發熱、紅腫等副反應。

    有一天,

    他下班回家,發現女兒的小胳膊,

    腫的比自己拳頭還粗,趕忙問妻子:

    “孩子是不是被蚊子給叮了?

    這個包這么大,

    估計還不是一個蚊子叮的,

    得是三個蚊子?!?/span>

    結果妻子說,

    孩子打了百白破疫苗。

    知道是這樣的原因,

    楊曉明心里很不是滋味,

    因為這個副作用這么嚴重的疫苗,

    就是他參與造的。

    家里人的親身經歷,

    更加刺激了楊曉明,

    要科研攻關的決心:

    我一定要造出,

    副作用更小的百白破疫苗!

    三年艱難,

    沒日沒夜泡在實驗室,

    還遠赴重洋去日本進修,

    楊曉明,

    終于破解了一系列技術難題,

    研制成功了,

    中國第一個無細百白破苗,

    直接使百白破疫苗的副反應,

    降低了10到20倍!

    一針小小疫苗,凝聚三年汗水,

    造福全國人民,

    這是天大的功勞,

    而楊曉明卻把自己,

    悄悄隱藏在這一切背后默默無聞......

    脊髓灰質炎,

    這種在今天幾乎絕跡的傳染病,

    曾經在中國大范圍流行,

    5歲以下兒童易感染,

    嚴重威脅新生兒健康。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

    脊髓灰質炎滅活疫苗,

    我們遭遇量產難題,

    只能依賴進口。

    楊曉明說:“20年前,

    我們自主研發出,

    脊髓灰質炎滅活疫苗之前,

    一支進口疫苗要400元,

    這樣昂貴的價格,

    我們沒有還價的資格。

    后來我們自己做疫苗臨床試驗,

    外國企業把價格降到200元,

    再后來,

    我們自己研發成功大量上市,

    外企把價格調成了38.9元,

    但我們基本也不用他們的疫苗,

    因為我們自己有。

    “你看,落后就是要挨打,

    你沒有的時候,

    人家獅子大開口,我們任人宰割;

    當我們有的時候,

    別人就再也不能,

    卡住你命運的咽喉。

    所以我們做科研的,

    什么時候都得迎頭而上,

    不能掉隊,

    我們的目標,就是讓祖國,

    從跟跑到并跑,

    最終實現領跑的自由?!?/span>

    35年來,

    楊曉明扎根于疫苗研發,

    建立起了,

    與國際并跑的聯合疫苗技術體系。

    他至今記得,

    當初研發百白破疫苗期間,

    條件艱苦到實驗室的搖床壞了,

    沒有錢換,大家輪班接力手動搖,

    連續搖上48個小時,

    每天手腕都是腫的。

    1996年,

    楊曉明因其出色能力,

    已經在業界小有名氣,

    受邀前往美國做研究工作,

    一待就是6年。

    六年時光,

    他感受到中國和美國的差距,

    在美國做實驗,

    實驗室一個禮拜之內,

    所有實驗用品都能到位,

    他只用了3個月時間,

    就搞定了研發工作,

    同樣的實驗放在中國,

    只怕要3年才能搞得定。

    美國的優渥待遇,

    高端實驗條件,

    無限光明前程,

    那些年,讓多少留學的、

    考察的中國人才流連忘返,

    但這一方天地再美好,

    留不住楊曉明。

    科學無國界,

    科學家有祖國。

    學成的楊曉明,沒有多停留一天,

    就踏上了回國的路途。

    他滿心里只想著,

    把疫苗技術學好帶回祖國,

    他從未留戀過這異國土地,

    他滿腦子里只想著:中國。

    而他剛一回來,

    就和那場史無前例的非典(SARS),

    迎面相遇,

    楊曉明二話不說,

    便積極地投身到SARS疫苗研發,

    以及康復者恢復期,

    血漿特異性免疫球蛋白的研發中,

    無數個日夜的實驗、攻關、

    失敗、再來......

    最終,成功研發出了疫苗。

    身為有功之臣,

    楊曉明卻從來“無名”,

    從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所長,

    走到國藥集團,

    中國生物董事長的位置,

    這些年來,

    沒有什么媒體報道過他的故事,

    直到新冠來襲,

    他讓所有人看到了兩個字:

    希望。

    而我們也看到了他。

    從發現新冠病毒那天起,

    楊曉明就如同一個陀螺一般,

    開始晝夜旋轉。

    他和科研團隊在2020年新年里,

    展開了與病毒拼速度、

    搶時間的戰疫當中。

    身為國藥集團董事長,

    每一天,楊曉明都忙到焦頭爛額:

    “原材料篩選的怎么樣?

    模板量是多少?

    濃度測試是什么結果?

    檢測試劑反應體系,

    和酶合成到了哪一步?”

    在研發檢測試劑盒的當口,

    幾乎每隔一兩個小時,

    研發人員總能接到楊曉明打來的電話,

    他一直跟進每一個環節。

    為了確保不漏接每一個電話,

    他的手機就沒離開過充電器。

    僅僅48個小時,

    在他的領導之下,

    研發出了新冠病毒基因診斷試劑盒。

    身為總負責人,

    每一個決策對楊曉明來說,

    都是千鈞重擔,

    都不允許有絲毫失誤。

    當時為確保安全,

    疫苗生產要在P3車間進行,

    2020年1月,

    疫苗研發啟動不久,

    楊曉明就通知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

    選一個車間改造成P3車間。

    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副所長王輝,

    選好車間發來請示:

    “是否馬上將原有東西拆掉?”

    楊曉明答復:“等一天再說?!?br>

    這一天時間,

    楊曉明要用來說服中國生物決策團隊。

    因為造一個車間至少要投資10億元,

    反對聲不?。?/p>

    中國生物是疫苗研發的“國家隊”,

    花的都是納稅人的錢,

    如果研發不成功,

    投資打了水漂,誰來負責?

    疫情緊急,

    楊曉明顧不得許多,

    他直接立下軍令狀:

    “我來負責!”

    他堅定認為,

    要讓疫苗發揮作用阻斷病毒傳播,

    一定要實現大規模量產,

    最終,中國生物董事會等決策層,

    一致同意,

    投資20億元用于疫苗研發生產。

    后來,

    疫苗大規模接種的事實證明,

    他的決定是正確的!

    2020年5月29日,楊曉明(左一)與國藥集團董事長劉敬楨(左二)檢查建設中的P3生產車間。

    接著,

    他全身心投入到新冠疫苗研發,

    那段煎熬的日子里,

    每一秒鐘都是那樣珍貴,

    和時間賽跑,為救人拼命,

    楊曉明飯顧不上吃,

    每次都涼透了,

    才抽那么幾分鐘扒拉幾口,

    他知道,

    這場戰斗,必須全力以赴。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一次又一次的重新開始,

    超負荷高強度的工作壓力,

    導致楊曉明睡眠嚴重不足,

    他的血壓直線上升.......

    可他真的顧不上自己,

    幾片降壓藥一吃,

    又投入到緊張的和病毒賽跑中......

    連續98天超負荷運轉,

    楊曉明和團隊成員,

    終于獲得了,

    新冠病毒滅活疫苗的臨床試驗批復,

    同時啟動了一期、二期臨床試驗……

    鮮為人知的是,

    疫苗實驗的第一個“小白鼠”,

    是楊曉明自己、

    在臨床試驗前,

    他作為中國生物第一個志愿者,

    已經接種了疫苗。

     他說:“我們自己研制的疫苗,

    自己都不敢接種,

    別人怎么敢放心接種?

    我們不當小白鼠,難道要別人來當?”

    “先給我打,

    我是共產黨員,更是主研負責人,

    以身試藥我責無旁貸……”

    他的語氣不容置疑,

    這位從甘南州大山深處,

    走向廣袤天地的藏族漢子,

    擼起袖子,

    讓一劑“新冠滅活疫苗”,

    緩緩地注入了他的身體。

    完成了人體注射從無到有零的突破,

    這是“新冠滅活疫苗”人體注射史上,

    義無反顧的第一筆。

    這意味疫苗接種的志愿者,

    要定期采血來記錄抗體數據。

    接種前一天采血1管,

    接種后第三天、第七天、

    第十四天采血5管,

    那段時間,

    楊曉明一共采血近70管,

    他笑著說:

    “沒事,我皮糙肉厚,容易恢復?!?/p>

    圖為2020年4月,楊曉明正在采血。

    2020年6月,

    滅活疫苗的三期臨床試驗,

    轉戰至阿聯酋等國家,

    楊曉明拖著疲憊的身體,

    繼續指揮“戰斗”。

    各國語言、生活習慣、監管規則、

    社會倫理乃至上班時間都存在差異,

    他每天要倒著時差,

    跟各國人員開會:

    白天是中國,前半夜是阿聯酋,

    后半夜則是秘魯、阿根廷......

    仍舊是,晝夜奮戰。

    2020年12月,

    楊曉明和其團隊,

    為全中國人乃至全世界人,

    帶來了希望:

    中國生物研發的滅活疫苗被批準注冊,

    保護效力86%,

    有99%的中和抗體血清轉化率,

    可有效預防中度和重癥、危重癥感染。

    12月30日,

    這款滅活疫苗,

    成為中國首款上市的新冠病毒疫苗。

    今年5月,

    又通過世界衛生組織的緊急使用認證,

    成為第一個獲批的中國新冠病毒疫苗。

    目前,

    這款疫苗已在全球87個國家、

    地區和國際組織,

    獲批緊急使用或市場準入,

    接種人群覆蓋196個國別,

    為戰勝新冠疫情,

    貢獻了中國力量,跑出了中國速度。

    而現在,變異的德爾塔毒株,

    在全世界又掀起波瀾,

    我國多個城市也遭到“侵襲”。

    此時此刻,

    國藥集團為我們帶來了好消息:

    中國生物CNBG發布,

    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楊曉明團隊,

    最新發現,單克隆抗體,

    針對德爾塔變異毒株有效,

    打了兩針中國生物滅活疫苗免疫后,

    對于現在流行的德爾塔變異毒株,

    仍有68%的保護率。

    相關成果,

    已經發表在Nature子刊,

    這項研究,

    有望成為應對變異株的有利武器!

    目前,相關實驗已經提上日程,

    楊曉明帶著團隊正在攻關,

    向著遏制疫情的目標前進!

    肩扛疫苗研發三十五載,

    一入斯門從未退步回頭。

    楊曉明,

    這位有豪情有熱血的甘南漢子,

    他以身試藥,

    敢為天下先的使命感,

    他勇大無畏,

    為國為民的責任感,

    令人欽佩!敬重!

    今天,

    我們第一次認識了他,

    在為疫苗研發奔向星辰大海、

    在為人類健康這項偉大事業上,

    傾心付出的英雄:

    楊曉明,

    他值得我們所有人,

    記住他,感謝他!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