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冷兵器研究所 / 待分類 / 曾國藩兩次跳河自殺,只是為了交學費?從...

    分享

       

    曾國藩兩次跳河自殺,只是為了交學費?從靖港湖口戰役看湘軍太平軍的戰力對比

    2021-08-09  冷兵器研...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趙子威

    字數:3283,閱讀時間:約11分鐘

    編者按:在近代中國戰爭史中,太平天國農民戰爭無疑是濃墨重彩的一筆。在這場戰爭中,湘軍和太平天國農民起義軍進行了長期搏殺,發生了許多經典戰役。在這些戰役中,靖港戰役和湖口戰役堪稱是曾國藩創建湘軍早期的兩次“滑鐵盧”,就因為這兩場敗仗,曾國藩也輕生兩回。本文則回顧分析這兩場戰例,窺測曾國藩的指揮水平和湘軍作戰戰術的奧秘。



     曾國藩的戰場“首秀”——靖港戰役 




    1854年,太平軍攻克了漢口,隨即兵鋒進擊湖南,直指省府長沙。

    此時長沙已經岌岌可危,清朝的正規軍根本無力抵抗太平軍凌厲的攻勢。何人能率領軍隊抵抗之?看樣子也只有曾國藩和他的剛剛成立的湘軍。這年正月,曾國藩將他的水陸軍集結于衡州城西演武場進行誓師。誓師結束后,曾國藩親率湘軍北上長沙,嚴陣以待。

    此時太平軍也即將兵臨長沙城下,率領太平軍的主將擬定了針對湘軍的作戰計劃:
    一湘軍已進駐長沙城,勢必加強對長沙城的防御力量,如若強行攻堅,己方兵力必定會受到較大傷亡,不利于日后戰事的開展
    二鑒于己方兵力和武器有較大優勢,遂以一部繞過長沙,占領湘潭;另一部占領戰略要地靖港。兩部形成對長沙城的戰略包圍,困死城內的守城軍隊。

    太平軍的作戰計劃無疑是個好計策。那么曾國藩能識破嗎?在太平軍擬定作戰部署之時,湘軍方面也沒絲毫懈怠。針對即將被包圍的作戰態勢,曾國藩采取了主動進攻的策略。他命令自己的得力部將塔齊布(1817年-1855年,字智亭,滿洲鑲黃旗人)率軍攻打湘潭,消除一面對長沙的軍事威脅,自己則率領余部馳援湘潭。很顯然,曾國藩一開始并無進攻靖港的作戰計劃,而是集中兵力攻打湘潭。這在軍事上也是很合理的作戰計劃。

    塔齊布像

    然而,此時發生了一個小插曲,使曾國藩改變了原先的作戰計劃。在出發的前一夜,有一隊團練民兵跑來向曾國藩報告,聲稱靖港一帶太平軍防御薄弱長沙鄉團來請師曰:靖港寇屯中數百人,不虞我,可驅而走也,已做浮橋濟師,機不可失……(《湘軍志》王闿運))于是,曾國藩聽后為之所動,立即改變作戰計劃,自己率領余部前往靖港殲滅太平軍。事實上,曾國藩因求勝心切“中計”了。

    從地圖上我們可以看出,靖港位于長沙北側,是長沙由水路(湘江)通往岳州、湘陰的交通咽喉要道。占領靖港,可以從北面控制住由北往南通往長沙的水路運輸,還可以對長沙形成側翼包圍。因此,靖港的防御兵力必定是數量眾多,太平軍不可能在靖港部署數量少的部隊。當曾國藩率領水師到達靖港時,早已列陣的太平軍用密集的炮火轟擊湘軍水師,湘軍水師頓時亂了陣腳,立即轉舵撤退。誰知此時天氣都站在了太平軍一側,強勁的逆風把湘軍水師吹到了太平軍火炮射程之內,曾國藩苦心經營的水師就這樣成了太平軍炮口面前的活靶子。


    此時坐鎮白沙洲的曾國藩聞訊戰況,立即率領湘軍陸師前往增援。在他面前是兵敗如山倒的慘景,很多士兵已經畏戰,紛紛往后潰退。曾國藩則拔劍督戰。“國藩親仗劍督退著,立令旗岸上曰:'過旗者斬?!拷岳@從旗旁過,遂大奔”(《湘軍志》王闿運)

    看著自己的湘軍戰士被太平軍虐殺,自己則回天無力。曾國藩滿是憂憤和絕望,于是跳水自殺。后幸運地被部下及時救起。曾國藩事后在家書里也回憶到:咸豐四年的岳州、靖港兵敗后,回到城中被鄉紳官員所鄙視。(甲寅年岳州、靖港敗后棲于高峰寺,為通省官紳所鄙夷)但是,另一部進攻湘潭的湘軍在塔齊布的率領下英勇作戰,重創了太平天國的精銳部隊林紹彰部。這一點多少也挽回了曾國藩的信心和聲望。曾國藩在湘潭之戰后也下了重整軍隊的決心!但是,他能成功嗎?




     九江、湖口戰役——命運的捉弄 




    1854年農歷9月,曾國藩在重振軍隊之后奉命前往江西重鎮九江。
    我們可以先看一下地圖,九江扼守鄱陽湖和長江的結合部,是長江中游戰略地位十分重要的城市。占據九江,西可前往湖北,北可威脅太平軍在安徽的重要據點——安慶。因此,戰略地位不可謂不重要。


    對太平軍而言,自從失掉武漢之后,東王楊秀清派名將秦日綱前往鎮守九江。秦日綱到達九江后,并未把防御重點放在九江上面,而把九江上游的半壁山、田家鎮作為了重點防御對象。
    半壁山、田家鎮彼此位于長江兩岸,猶如一扇大門拱衛九江。因而稱它為九江的門戶也不為過。太平軍在半壁山修筑防御工事,屯兵兩萬;在江面拉起攔江鐵索,鐵索下布防帶有槍炮的船只,防止湘軍水師從側后襲擊。這樣的防御可謂是固若金湯,自成一體??礃幼?,湘軍的面前是塊“硬骨頭”。


    經過反復觀察,曾國藩派將領羅澤南、李續賓進攻防守力量相對弱小的半壁山。羅、李二人率領的湘軍雖然只有兩千多人,但這兩千多人都是敢死之士,猛悍超群。羅澤南本人更是“匹馬沖出,奮力堵殺”。最終,湘軍奪去了半壁山,太平軍將領林紹彰陣亡。

    在水戰方面,由彭玉麟、楊載福率領的水軍也做好了戰斗準備。首先,湘軍水師用火炮擊沉護索小船,并用滾燙的油脂熔斷攔江鐵索。其后,湘軍水師順流拿下田家鎮。
    田家鎮-半壁山戰役的勝利,使曾國藩欣喜若狂。他在奏稿里寫道:我已經控制住了長江上游,金陵(南京)里的太平軍物資會逐漸被我斷絕,東南的戰局會即將扭轉(長江之險,我已扼其上游,金陵賊巢所需米食、油、煤等物,來路半已斷絕。逆船有減無增,東南大局似有轉機)
      

    彭玉麟(坐者)指揮圖

    此后,湘軍直下九江。
    曾國藩此時嘗到了勝利的甜頭,不顧軍士的疲憊,命令陸軍圍攻九江城,水師去攻打對岸的湖口。這樣,曾國藩重演了靖港、湘潭的軍力部署。戰果會和靖港-湘潭戰役一樣嗎?


    由于田家鎮的失守,楊秀清派遣翼王石達開、將領羅大綱前往西線支援。但此時,雙方戰況在不知不覺中悄然發生了變化。由于湘軍之前的一味猛攻,雖然使太平軍勢力退出了湖北,喪失了武漢等重要戰略據點,但戰線逐漸拉長,兵力也被迫分散,同時高強度的作戰任務使湘軍已成疲憊之師;而太平軍雖然失去了湖北,但戰線相應縮短,有利于重新集中兵力進行防守。在九江方面,太平軍采取防御戰略,守將林啟容是個防御戰高手。他深溝固壘,在梅家洲等地修筑堅固營壘,并命令守軍堅決不能出戰,并多次用兇猛的炮火擊退湘軍的攻城部隊。對此,羅澤南在一籌莫展的同時也夸贊林啟榮:“啟榮之善守,賊中一將才耳!”

    其實,太平軍這招用的很厲害,他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通過牽制湘軍的陸軍,不讓其退出九江戰場,太平軍而是要徹底搞掉進攻湖口的湘軍水師。
    這時湘軍水師已到達湖口。湖口位于長江和鄱陽湖的交匯處,寬度只能容許小船通過。為了分割湘軍水師,太平軍水師采用襲擾的辦法使其分離。
    首先太平軍不斷用小船襲擾湘軍水師,對其進行帶有“游擊習氣”的攻擊,目的是讓其貿然進攻。農歷十二月十二日,湘軍水師不堪侮辱,水師營官蕭杰三率領輕型船只編隊進入鄱陽湖內,太平軍抓住這一有利戰機,封死了進出鄱陽湖的水道,將湘軍水師一分為二。此時,太平軍戰略意圖已經達成。


    現在的戰局已經十分不利于湘軍。湘軍的水師被太平軍憑借地勢一分為二,體型較大的戰船在長江,體型較輕的戰船被困在鄱陽湖內。夜晚,太平軍趁夜色偷偷的潛入外江,用各種火器攻擊湘軍的大船編隊,由于湘軍的大船體型笨重,不易靈活操作,偌大的木質船體在熊熊烈火中變成黑炭。此外,還有不少的船只被太平軍俘獲,其中就包括曾國藩乘坐的旗艦。而鄱陽湖的湘軍輕型船只成了太平軍火炮下的目標。半壁山戰役時威風凜凜的湘軍水師,在湖口這個地方徹底翻了船。此時,如同靖港一樣,曾國藩又一次投水,又一次被部將救起……

    曾國藩因自己的輕敵、浮躁,以湘軍士兵生命為代價連續交了兩次“學費”,其表現的指揮水平也可謂十分普通。但他從失敗中汲取教訓,認為自己與作戰靈活、指揮水平高超的太平軍將領的差距甚遠,自己不如揚長避短,改變湘軍的戰術指導方針(結硬寨,打呆仗),提高治軍水平(規定高額薪餉)等,在消耗戰中逐步削弱太平軍,最終達到了攻占天京的目的。這也是曾國藩的一個高明之處!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趙子威,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