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娛樂硬糖 / 待分類 / 老藝術家還是把握住了互聯網

    分享

       

    老藝術家還是把握住了互聯網

    2021-08-09  娛樂硬糖
     
    或許用不了多久,“時代的眼淚”就會淹沒整個互聯網。
     
    市場總在追逐更年輕的用戶和內容,年紀稍大,便迅速被貼上過時標簽,只好做互聯網的邊緣人。都不用看多高齡的,從王力宏到孫燕姿,都逃不了被問這是“哪朝哪代的頂流”、“哪里的冷門歌手”。
     
    然而,現實卻再次嘲笑了自以為是的凡人——直播、短視頻的地盤上,新生代偶像還真未必干得過老藝術家。頂流們雖然在粉絲的努力下牢牢占據著各大明星榜單,但時刻謹記“偶像的自覺”,不會、也不敢真正放飛自我,只好跟風拍點乏味的模仿秀,對路人實在無甚吸引力。
     
    還是老藝術家們路子野,隔三差五就把自己玩成了熱點。“潘嘎之交”風靡全網,至今仍是B站鬼畜區整活兒的物料;“張晨光哭了”空降熱搜,直播事業由此逆風翻盤;“劉德華出道40周年”更是感人至深,成功吸到不少低齡粉絲。

     
    不止這些。游本昌、陳佩斯、劉曉慶、李若彤、蔡明等前輩,都在互聯網世界展現出遠超年輕藝人的活力,換來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熱度”。以至于印小天城墻頭跳舞慘遭吐槽時,就有熱心網友指路:如何體面地掙錢掙流量,你還得跟老一輩學學。
     
    “網上的東西都是虛擬的,你把握不住,孩子?!迸耸宓脑?,在理啊。
     
    玩的就是反差
     
    早在老藝術家們親自上網沖浪之前,其實就常以各種奇怪姿勢出現在大眾視野了。網友們時不時翻出一些經典的劇集、綜藝,截取片段二創成或搞笑或高能的名場面。唐國強、騰格爾、游本昌都曾因此“翻紅”,成為年輕朋友的快樂源泉。
     
    2018年前后,直播短視頻迎來一批素人中老年網紅。田姥姥、汪奶奶、末那大叔等博主,動輒幾千萬粉絲,個頂個的火熱。他們多數已到古稀之年,受眾卻幾乎都是年輕人,玩得也是抖音新鮮的爆梗。

     
    敏銳的明星團隊很快接收到市場信號,自發嘗試讓老藝術家上號營業。再經過平臺一番爭搶后,潘長江、程佩斯、劉曉慶、李若彤等近百位老師進場,隊伍愈加壯大。
     
    沒有人可以永遠立于時代潮頭,但總有人抓住機會乘風破浪。年輕網友嘛,歷來扛不住反差萌的攻擊,對擅長玩梗的中老年有著天然偏愛。就這樣,自帶包袱和喜感的老諧星,最先嘗到了逐夢短視頻的甜頭。
     
    一開始,老諧星只是在抖音、快手分享點日常生活,偶爾把網絡段子融進視頻創作,盡量去迎合潮流。慢慢地,他們變得愈來愈高產、愈來愈會玩,也真正追上了年輕群眾的腳步,長期穩住了話題和熱度。
     
    在喜劇陣營里,要屬潘長江玩得最溜。他不只會講段子,還緊跟舞蹈、音樂、搞笑等題材熱點,與時俱進地運用魔性特效來專門演繹各種爆笑劇情。有段時間,潘叔瘋狂癡迷唱跳,影流之主、錯位舞蹈、模仿女團舞系列作品,深得年輕網友喜愛。點開潘叔的短視頻賬號,沒人不是笑著走出來的。

     
    潘叔正是太把老鐵當自家人,才鬧出了轟動的“潘嘎之交”。其實,快手帶貨素有“挑理兒”這出戲,前輩出面教后生做事,兩人吵得痛哭流涕,直播間熱度便有了。只是潘叔剛勸告嘎子(謝孟偉)別賣假酒,自己又忙不迭地也接了單,最終慘烈翻車。
     
    此時我們就不得不佩服老藝術家就是“經過見過”。深陷負面輿論,潘叔仍然堅持拍視頻砸掛。你們罵晚節不保?那我偏要站在海邊吟詩作對,笑曰“里頭全是水”。此舉雖無法快速扭轉口碑,但再次掀起評論區狂歡,使其贏得前所未有的關注。

     
    不同于潘叔的孤軍作戰,更多喜劇老藝術家解鎖的是多人劇情,如陳佩斯、馮鞏、楊議。這種創作模式下,一捧一逗更容易出喜劇效果,風格也比較鮮明,甚至可以形成獨特的品牌效應。
     
    陳佩斯的視頻圍繞逗趣父子日常展開,頗有幾分搞笑短劇的味道。他只需把時下流行的網絡梗拼貼起來,稍加生動演繹,便可收獲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點贊,這可比搞原創小品省心多了。

     
    與如今私生活幾乎完全透明呈現在公眾面前的年輕藝人不同,老藝術家基本活躍在互聯網尚未普及甚至還未出現的時代。他們的私生活有足夠的神秘性,也更能展現出年輕人沒有預想的一面,輕松以反差萌走紅。
     
    種種案例證明,每位老喜劇人都可以重走這條路,比的就是誰更能豁得出、玩得起。反正,潮叔張雙利已經在穿著制服跳舞了。
     
    一個角色,吃一輩子
     
    搞笑的尺度難拿捏,弄不好就場面尷尬。潘長江、陳佩斯、馮鞏的互聯網翻紅路線可供老喜劇人模仿,但并不適合整個文娛圈。
     
    退一步說,老藝術家也不必削尖腦袋討好年輕人,他們完全可以堅守自我,換個地方服務那批老粉絲。畢竟,短視頻里中老年用戶數量日漸龐大,內容消費卻仍處于強制適配、供不應求的階段。
     
    事實上,一批“中老年特供”的老藝術家已經在短視頻世界取得不俗成績,甚至比那些擁抱年輕人的同行反響還要好。游本昌、劉曉慶、李若彤、溫碧霞、李玲玉莫不如是。

     
    在這個孫燕姿都算冷門歌手的年代,多數老戲骨演過再經典的角色,也注定無法成為00后、05后的童年回憶。如果在小年輕面前強刷存在感,指不定落得六小齡童那般群嘲下場。
     
    倒不如學學游本昌爺爺,在短視頻里安靜記錄真實生活,適時帶領大家回味下過往,等著更多潛在的、真正的粉絲追上門來。
     
    2018年兒童節,游本昌以一則兒歌表演在短視頻正式“重新出道”,但并沒有激起多少水花。兩個月后,他回到杭州虎跑公園寺廟前,穿破衣爛衫再扮濟公,唱著“鞋兒破 帽兒破”。短短半分鐘的視頻,播放量一路突破千萬關口,在抖音站內火速掀起懷舊熱潮。
     
    嚷嚷著“爺青回”“幾代人的記憶”的熟齡粉絲涌來,游本昌人氣持續暴漲,成為互聯網翻紅老藝術家第一人。時至今日,游本昌的視頻依然很少追熱點,而是堅持輸出中老年受眾偏愛的內容,如雞湯金句、傳統文化等等。
     
    坐擁千萬粉絲的游本昌爺爺偶爾接點廣告植入,暫時沒有嘗試其他變現形式。李若彤、劉曉慶、溫碧霞則以相同方式積累一定粉絲后,便紛紛做起了直播帶貨。

     
    李若彤頂著不老女神的光環走入社交平臺,憑借“小龍女”“神仙姐姐”的回憶殺吸粉無數。不過,她在強化原有標簽的同時,還嘗試做起了健身、美容的經驗分享,以此塑造更年輕化的人設。
     
    可折騰來去,李若彤作品底下最活躍的,其實還是“姑姑的粉絲”。她今年開啟帶貨首秀后,連續上過十來場電商直播,上架的品類比較龐雜,銷量好的始終還是家具、廚具、珠寶幾種。這足以勾勒出其核心受眾的畫像了。
     
    比起李若彤,劉曉慶的粉絲定位更為精確明晰。她最近的幾場直播里,主推的貨品就是黃金、家紡和電器。曉慶姐拿著紅喇叭,賣力給粉絲推薦玉石項鏈,一套操作行云流水。瘋狂的中老年粉絲,在彈幕里刷著“慶姐霸氣”“女神威武”,搶光了上架貨品。

     
    發現沒有,年輕網友瞧不上沒事兒,有錢有閑的中老年群體喜歡也行。尤其是市場偏心年輕偶像的當下,咱爹媽那代人的情感和消費都無法盡情釋放。老藝術家只需做自己,便可以填補這一市場空白,名利盡收。
     
    認真打工,勞??少F
     
    有意思的是,越來越多老藝術家在網絡走紅并不依靠某條視頻作品、某個經典形象,而只是偶然戳到某種社會情緒。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張晨光。他在短視頻摸索了兩年多,一直沒什么動靜。如果按照原來路線繼續下去,張晨光獲得的曝光量和注意力有限,賺辛苦錢都難,枉談事業第二春。
     
    直到今年6月的直播帶貨首秀,成為張晨光翻身的契機。那場開播后,不太熟悉流程的張晨光干坐在助播身邊,前面都沒能說上幾句話。如此劃水的表現,遭到抖人一通嫌棄:“晚節不?!薄案罹虏恕薄安蝗ズ煤门膽颉钡却萄蹚椖积R齊刷過。

     
    看到惡評張晨光面露尷尬,終是沒忍住流下兩行辛酸淚,連連鞠躬道歉。直播間評論自此反轉,正義路人幫忙說情,勸“鬧事者”善良點。隨后,#張晨光直播哭了#被頂上各大熱搜榜,話題開始全面發酵。
     
    若是換做鮮肉演員,這可能會被視為“工作敷衍還賣慘”??蓮埑抗饽?,有口皆碑的老戲骨,群眾美譽度極高。一時間,網友紛紛為其發聲,直指娛樂圈追逐流量明星,逼得勞模老戲骨帶貨“討生活”。
     

    被罵哭的張晨光終于“紅”了。他的抖音粉絲變多,新視頻點贊暴增百萬,帶貨數據也越來越好。如今,張晨光把勞模精神帶進短視頻,給粉絲表演起各種小劇場,引來網紅爭相隔空合拍。
     
    無論你身處哪個圈兒,打工人總能和打工人共情。而比起新生代偶像,老藝術家們多少吃過苦,職業困境和年齡危機更能讓群眾心生憐愛。正是這種經歷優勢,溫碧霞、溫兆倫、歐陽震華一眾港星,無論曾經咖大咖小,都能在短視頻擁有一爿天地。

     
    巨星劉德華拍短視頻有段日子了。其中傳播威力最強的作品,是“出道40年”的直播。兩小時里,華仔以普通人的身份講述自己的故事,告訴觀眾“不是慶祝一個人紅了四十年,而是慶祝一個人,認認真真地工作四十年?!比绱藦姶蟮拇蚬と?,我等社畜怎能不欽佩動容?!
     
    征戰互聯網的老藝術家,經常會掉進“晚節不?!钡妮浾撔郎u??擅看螞]等他們自己往上爬,群眾就主動把他們撈上來了。歲月的濾鏡真神奇,有些藝人年輕那會兒明明挺普通的(甚至還有黑料),熬著熬著就成了戲骨和勞模。兩千萬粉的潘子確實有資格跟一千萬粉的嘎子說:你把握不住,孩子。

    閱讀往期熱文



    娛樂硬糖 現已入駐
      今日頭條 | 百度百家 | 一點資訊 
    貓眼電影騰訊新聞丨網易新聞
    人民號 | 微博 |觸電新聞|商業新知
    虎嗅   | 鈦媒體 |  知乎 | 界面 | 趣頭條
      21 CN 看薦 | U C頭條 |  搜狐公眾平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