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青白眼e1vedie6 / 待分類 / 當年路遙《平凡的世界》問世到底有多難,...

    分享

       

    當年路遙《平凡的世界》問世到底有多難,編輯根本就看不上

    2021-08-09  青白眼e1v...

    1985年,路遙在陳家山煤礦的醫院里,瞳孔突然放大,像是意識到了什么,猛然站起來往外跑,揣著大氣一直跑到黃帝陵廟,雙膝跪地,跪的筆直,恭恭敬敬奉上了一炷香,說:“老天爺啊,可憐可憐我,讓我把長篇寫完再倒下,否則我死不瞑目??!”


    看了路遙《平凡的世界》創作歷程,才會深深懂得平凡成就偉大要義。路遙創作《平凡的世界》,就像是跟死亡在賽跑,幾乎達到爭分奪秒的地步。三年準備醞釀,三年不屈寫成,堪稱史詩巨著。

      準備是從1982年到1985年,路遙在寫《平凡的世界》之前,找來1975年到1985年這十年間的《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和《參考消息》的全部合訂本。

      為了翻看這些內容,“手指頭被紙張磨得露出了毛細血管,擱在紙上,如同擱在刀刃上,只好改用手的后掌(那里肉厚一些)繼續翻閱。用了幾個月時間,才把這件惱人的工作做完?!?/strong>
    三部百萬字巨著,時間安排極其縝密,第一部第一稿從1986年秋天寫到冬天就結束,第二稿從來年春天開始寫到夏天,前后加起來只用了一年時間。“寫作整個地進入狂熱狀態。身體幾乎不存在;生命似乎就是一種純粹的精神形式,日常生活變為機器人性質”。
     
    當時他寫完《人生》已經家喻戶曉,而且也擔當了陜西作協的主席。所以對這部作品他是抱了很大的希望。但當他滿懷期待把第一部作品交給當時北京《當代》雜志社來北京組稿的編輯周昌義,作協的領導找到了他,向他介紹路遙的這部作品,原因就是:你是煤礦工出身,跟作品里的人物有相似經歷,能懂這部作品。

      周昌義自然很樂意,當時他還是個新人,能夠收編路遙這樣名家的作品,對他來說是一種榮幸。而路遙只有3點要求:第一,全文一期發完;第二,要頭版頭條;第三,要大號字體。在當時這個要求并不過分,路遙的地位與分量在那擺著呢。


      晚上當周昌義拿出路遙的《平凡的世界》手稿讀了讀后,頓時覺得很失望。他自述:這部30多萬字的小說,還沒來得及感動,就沒了興致,通篇沒有懸念,所有事情都在意料之中,完全不想往下看。

     
    28年后,周昌義在2014年說:是我毀了路遙,因為他的書寫得很爛,里面的情節太平淡,毫無懸念,我根本就讀不下去,所以退了他的稿子。讀書和吃飯一樣,是為自己享受,不是給別人看的。
     
    路遙的《平凡的世界》后來造成如此廣泛深遠的影響,這是當時年輕的編輯周昌義所不能想象到,因為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的文化背景是各種文學新思潮風起云涌,現代派、意識流等文學觀念風靡一時,文學創作在形式和技巧上的求變求新令人目不暇接。與此相反,傳統現實主義創作卻受到“冷落”。
     
    這也正如路遙指出的:“習慣了被王者震撼,為英雄淚目,卻忘了我們每個人都歸于平凡?!?/strong>路遙雖然也閱讀了大量的國外的小說,特別是蘇聯的小說、杰克·倫敦小說等,但是他還是堅持使用被視為落伍的現實主義創作手法。所以,文學首先是民族的,后面也許才是世界的。
    那一年對于路遙來說有些難熬,《平凡的世界》被《當代》的周昌義退稿后,緊接著《收獲》《十月》等雜志社也選擇了拒收,這一度讓路遙傷心至極。

    好不容易當路遙找到小雜志《花城》時,終于他們肯發刊,但是第一部銷量沒有任何水花,雜志出版社也選擇了放棄第二部。有人懷
    疑路遙已經江郎地盡了,路遙的期待碎了一地。
     
    那極其不堪的評價宛如一把鋒利的刀子,直戳戳剜在他的心尖,萬念俱灰下,他跑到柳青的墓碑前,徑直跪倒在墓前,放聲大哭起來。哭完一臉茫然,還要不要繼續寫第二部,寫完后能不能出版,還有沒有人愿意看?

    雖然那時路遙內心已經千瘡百孔,而且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了,醫生也強烈要求他休息,此時唯一能勉強支持他寫下去的還是他的精神偶像柳青。他想到了曾重病臥床不起的柳青,哭著在病榻上求醫生幫他延續些壽命,完成還沒寫完的作品。
     
    他所以他毅然決然地又按照計劃,從1986年秋天寫到冬天,完成第二部的第一稿,又到來年的春天寫到夏天完成定稿;因為生活沒有規律,路遙身體嚴重透支,最后病倒了。
     
    后來吃了百余副湯藥,身體略有恢復,他依靠一股精神力量,繼續寫作。但第二部寫完后,仍然極其慘淡,基本無人問津,而路遙的身體也大不如前。但是此次他已經見怪不怪了,他要實現自己早年百萬字“大塊頭”巨著的夢想。
     
    于是,他又開始從1987年秋天寫到冬天,完成第三部的第一稿,又到來年的春天寫到夏天完成定稿,也就在1988年5月25日最終完成全部創作。作品在當年(1988年),一經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連續播出后,引發廣泛地關注,一時出現排隊買書的盛況。
     
    接下來順理成章,作品在1991年3月榮獲第三屆茅盾文學獎,陳忠實評價:“路遙的《平凡的世界》是茅盾文學獎皇冠上的明珠,激勵千萬青年的不朽經典?!?/span>
     
    馬云也曾說:“對我影響最大的人是路遙。是路遙的作品改變了我,讓我意識到不放棄總有機會,否則我現在還在蹬三輪車呢?!?/span>
     
    但是一年之后,1992年11月17日清晨,享譽文壇的作家路遙,在與病魔抗爭了無數個日夜后,萬般留戀地離開了這個世界,即使這個世界給他的饑餓和寒冷、崩潰與絕望要多于快樂和滿足。
    路遙離世之時并沒有留下什么珍貴的遺產,卻留下一大堆欠條,當時最大的夢想能有個5000塊錢去把債還了,也好不留遺憾地離開。最后還特意跟老朋友賈平凹見了最后一面,告別叮囑:你可不要活成我這樣。

    可想而知,他死后墓穴也是極其的簡陋。作為他的粉絲潘石屹,一個人跑到延安,看到眼前的簡陋和破敗路遙的墓,他果斷地拿出100000元重新修葺。潘石屹說“幫我修繕下路遙的墓吧,他那么偉大,不該如此……”
     
    如今路遙的《平凡的世界》正版已經發行超過2000萬冊,成了膾炙人口的名著。這個暑假,學校把它作為指定課外閱讀書目,我又重溫了這部作品。我從書里看到哥哥一樣的孫少安和跟孫少平一樣的自己,同時我也跟孩子分享了我們那個年代我們的故事……
     
    我想告訴我的孩子:路遙的《平凡的世界》不是一部單純意義虛構的小說,而是我們這一代人的青春奮斗史與精神成長史,那里面的人物在這個世上曾經真實地存在過。


    如果你跟你的孩子還沒有讀過這本書,一定要帶著你的孩子去閱讀,你們將有了一生共同成長的話題!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