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古典書城 / 待分類 / 這首火遍全網的小詩,最后兩句,戳中無數...

    分享

       

    這首火遍全網的小詩,最后兩句,戳中無數人!

    2021-08-09  古典書城

    可憐白雪曲,未遇知音人。
    恓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濱。
    澗樹含朝雨,山鳥哢馀春。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風塵。
     
    ——韋應物《簡盧陟》

    你是否有過這樣的時刻?
    拼盡全力,卻難有結果;
    滿心期許,卻無力實現。

    就像杜甫,平生苦苦求索,
    只落得顛沛流離,滿身凄苦;
    又像岳飛,一世精忠報國,
    遭小人陷害,只得含恨而終。
    人這一生,最是悲哀,
    莫過于心中有志,而無能為力。

    當理想敗落,當前途渺茫,
    是否只能暗自垂淚,滿腹哀傷?

    然而,韋應物卻說,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風塵”,
    用那酒之甘醇,沖散心間苦味。
    與其空空嘆惋,不若且行且高歌。


    要說韋應物,
    可是妥妥的世家公子。
    少年時,大字不識,
    也因門蔭,擔任了御前侍衛。
    伴君左右,備受恩寵,
    因此飛揚跋扈,橫行鄉里。
     
    后來,安史之亂突然爆發,
    李隆基帶著楊玉環倉皇而逃,
    韋應物至此失去了靠山,
    才幡然醒悟,開始發奮讀書。
     
    27歲,任洛陽丞(地方官的副職),
    29歲,又兼任河南兵曹(管兵事)。
    所謂浪子回頭金不換,
    青春少年,未來可期,
    韋應物滿腔熱情,
    只愿救百姓于水火。


    然而,命運的局,卻常常無解。
    替百姓鳴不平,遭到高層構陷;
    嚴懲不法軍吏,竟受同僚排擠。
    國家動亂不堪,地方反叛,
    從軍營戰場,到淮海之濱,
    這茫茫天地,竟無一方,可施展拳腳。

    可憐白雪曲,未遇知音人。
    恓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濱。
    陽春白雪,曲高和寡。
    四處流浪,無以為家。

    澗樹含朝雨,山鳥哢馀春。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風塵。
    曾經美景,如今入目已黯淡,
    所幸,還有那一瓢飲,
    即使羈旅漂泊,流離潦倒,
    心中仍能得到一些慰藉。

    孔子說顏回,
    “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
    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span>
    濁酒一口,飲的是甘醇滋味,
    化作的卻是心中安寧。


    泰戈爾在《飛鳥集》中說,

    使卵石臻于完美的,

    并非錘的打擊,而是水的且歌且舞。

    生活常常不盡如人意,
    理想很難一蹴而就,
    這就更顯現出且行且從容的可貴。

    就像陶淵明的曾祖父陶侃,
    蓄勢待發,逢低谷仍不失安定。
    那時,陶侃身為將領,平定叛亂有功,
    卻遭到大權臣王敦妒忌。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不久,王敦稍稍動用政治手腕,
    就將陶侃驅逐到了邊緣地帶。
    陶侃屬下為此氣得咬牙切齒,
    在親信面前,他本人更是不忍落淚,
    “如果不是有你作外援,我性命難保?!?/span>

    然而,忽然有一天,
    陶侃竟開始搬起了磚。
    清晨,將一百塊磚搬到院中,
    傍晚,又將其全數運回房內。
    眾人不解,他卻說,
    “吾方致力中原,過爾優逸,恐不堪事?!?/span>
    時不我待,即使前路渺茫,
    也無礙于在絕處求生。


    村上春樹說的:
    “無論何人,無論何時,
    人們總要在烏云周圍尋索著浪漫的微光活下去?!?/span>
    生活其實足夠廣闊,
    歡樂、感動、驚喜、溫暖,
    若尋覓,憂愁的背后,也常存歡欣。

    以前朱光潛在家中居住,
    總要親自打掃自己的房間。
    他說,書籍零亂,灰塵滿地,
    待你親自去灑掃過后,
    渾濁的世界霎時就會變成明窗凈幾。
    ”此時悠然就坐,游目騁懷,
    乃覺有不可言喻的快慰?!?/span>

    又如“你自己是歡喜打網球的,
    當你起勁打球時,
    你還記得天地間有所謂煩惱么?”
    世間煩惱都是這樣的道理,
    只有你愿意將它放下,

    才能真正將自己治愈。


    就像朱光潛說的,
    “愁來愁去,人生還是那么樣一個人生,
    世界也還是那么樣一個世界?!?/span>
    沒有誰的生活一塵不染,
    卻總有人能聊以自慰。


    季羨林的《二月蘭》中,有這樣一段,
    “ 我感覺到歡,又感覺到悲。
    我問蒼松,蒼松不語;我問翠柏,翠柏不答。
    我問三十多年來目睹我這些歡離合的二月蘭,
    它也沉默不語,兀自萬朵怒放,
    笑對春風,紫氣直沖霄漢。

    二月蘭這種小花,
    渺小,卻總在兀自綻放,
    世事變遷,它也招搖而笑。
    物猶如此,人當若何?
    自然應當笑對人生,如花般招搖。

    所以,若理想敗落,
    若前途渺茫,若不堪生活之苦,
    就倒上一杯清酒吧!
    微醺時,就放下心中煩惱,
    送給自己一個微笑。
    然后繼續向前,
    載歌載舞,且行且從容。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