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新用戶48533353 / 待分類 / 沒被性騷擾、性侵過的成年女性,還有嗎?

    分享

       

    沒被性騷擾、性侵過的成年女性,還有嗎?

    2021-08-10  新用戶485...

      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愿成長的人


      《離婚七年》系列已轉去小號更新

      請點擊下方鏈接關注小號查看


      沒被性騷擾、性侵過的成年女性,還有嗎?


      文/晏凌羊

       01 

      你身邊還有沒被性騷擾過的成年女性嗎?我身邊真沒有。

      就連我自己,也被性騷擾過好幾回,而且,他們可能從不覺得自己是在性騷擾。

      剛上大學,在自習室里遇到過一個自考本科的男生
      ,因為我答應跟他一起去食堂吃飯(分餐吃),糾纏過我一兩年。

      他曾經趁我不注意,拿起我一縷長頭發聞了聞,還抓著我的肩膀試圖讓我的頭靠到他肩上。

      我認為,這是性騷擾,可他覺得自己只是在表達愛慕。

      大二那年,我一個人在天橋下的路上走著
      (即將上天橋),遇到一個維族小男孩(從打扮、長相、口音以及他的同伴等等細節判斷出來的;這里也只是說他一個人,不代表整個族群),大概十三四歲的樣子。

      他和伙伴們在一起,遠遠地對我笑,叫我“姐姐”,我當時還在想“這小孩可真友善”,也回報了他一個笑。

      就在我上天橋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有人從我背后抓摸了一下私密部位。

      我惱羞成怒回過頭去看,就發現了那個男孩。

      他嬉笑著跑開,回到了伙伴們中間。

      我認為,這是性騷擾,可他覺得自己可能只是在逗我玩、在伙伴面前表現自己很“敢”。

      找工作期間,某金融機構向我發出橄欖枝,通知我過去簽三方協議。

      我山長水遠就趕過去了,但因為對當地的路況不熟
      (那時候沒有網約車、沒有導航),又打不到出租車,我只好上了一輛黑車。

      看后座堆滿了東西,我只好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現在想來真是后怕)。

      上車之后,司機就來摸我大腿,我說“大哥,你別開玩笑,我有男朋友,也有正經的工作單位。我要有什么事,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司機問我去目的地干嘛,我說去我單位報到,已經約好了人。大概是因為單位名頭比較響亮,那司機沒有太過造次,安全把我送到了目的地。

      參加工作之后,參加過無數飯局,被騷擾的只有三回。

      第一次,是某上司喝酒之后壁咚我,我找個借口逃了。

      第二次,是某基層高管在跟我跳舞時幾次試圖摸我屁股,被穿著高跟鞋的我狠狠踩了一腳。

      第三次,是陪某男熟人去珠江邊走走,走到一半他突然來牽我的手,被我甩開了。

      最近的一次性騷擾,是在廣州地鐵站坐手扶梯上站臺時,我后面有個男的偷拍我裙底,被我大聲斥責了一頓。

      我認為,以上這些都是性騷擾,但這些事件中男性未必會這么看。

      從成年到現在,也就是十幾年的時間,我已經有過這么多次被性騷擾的經歷,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樣?

      一個現實是:
      性騷擾可能是非常普遍的,而且受害者多為女性。只不過,因為舉證難、懲戒麻煩,絕大多數性騷擾事件都不了了之了。

      如果你從來沒有被性騷擾過,可以在評論區留言。

      我感覺沒被騷擾過的成年女性,可能一個都沒有。

       02 

      我曾經以為,強奸案離我很遠,可后來才知道:有些強奸案,只是因為受害者不愿意伸張,才不被我們知道。

      我圈子里就有一個女性朋友強奸過,只是她從來沒跟其他人談起過。

      這次我們聊到阿里女下屬被高管性侵的案件,她才主動說了出來(并授權我發布)。

      那是20年前的事了。

      也是晚上,也是在一條僻靜的路上,等她意識到自己被尾隨,匕首已經架在了脖子上。

      一個男人把她拖進了路邊的艾蒿叢中,接著又來了一個同伙。

      兩個男人把她的手腳綁住、眼睛蒙住,她完全沒看清倆人,也不敢發出聲音。

      那一刻,她害怕到了極點,害怕自己被殺害。很多年后,她還很后怕,幸虧那兩個男人沒有殺人滅口,讓她撿回了一條命。

      一開始,兩個男人貌似只是想搶錢。

      其中一個男人搶了錢以后就跑了,另一個似乎并不滿足于此,強奸了她。

      強奸完以后,那男人也跑了,留她一個人在原地。

      她費了好大勁才掙脫了繩子,光腳跑到一公里外的電話亭,報了警。

      警察很快就來了,但案發地啥都沒有,除了她的東西。如果是現在,肯定能提取到腳印和DNA,但那個年代基層公安部門的刑偵技術還達不到。

      她跟著警察去了刑警大隊,住在刑警大隊的宿舍,有個女警陪著她。

      第二天,她還被安排去醫院做檢查。刑警們則帶著警犬去了案發地,但還是一無所獲。

      后來,她還在刑警大隊呆了幾天,隔著玻璃窗看了一些嫌疑犯,但因為她沒記清也沒條件記清搶劫犯、強奸犯的長相,案子沒法破。

      有很長一段時間,她不能聽到身后有腳步聲,一聽就渾身緊張。

      好在她比較堅強,也知道自己只是受害者,自己沒有任何錯處,也不會因此變得“不潔”……

      沒過幾年,她也把這事兒淡忘了。

      這些年,她正常談戀愛、結婚、生子、離婚、再談戀愛,沒有留下什么心理陰影,也沒有因此而抗拒性、抗拒親密關系或仇視男人。

      而當初的那個案子,至今沒有破。

      我突然想到,能被曝光出來的強奸案,只是海面上露出的冰山一角。
      還有大量被性侵的女性,根本沒有發聲。

      這個朋友,在我看來一直是內心很強悍、看起來并不好惹的類型,我真沒想到她也會經歷這樣的事情。

      以前,我以為一千個女人中有一個可能有這種遭遇。

      現在想來,可能一百個中就有一個,甚至比率更多,只是我們不知道。

      禽獸們就藏在人群中間,而他們被揪出來、被繩之以法的幾率,并沒有我想象中那般高。

      想象下刑偵技術更不發達的舊社會,有多少女性有過這樣的遭遇,我真是不寒而栗。

      男人理解不了這種不寒而栗。

      咱們做個最簡單的假設吧。

      在這個故事中,如果這個朋友是個男的,他被盯上、被尾隨的概率會比較低。

      即使被尾隨了,大概率上也要“兩對一”才能把他給劫持住。

      即使被劫持了、搶錢了,大概率上他的損失也就到此為止,很難被強奸。

      只要男性在體力和體格上占絕對優勢,只要還是女性承擔生育職能,男女就平等不了。

       03 

      如果前幾天阿里女下屬的申訴均為真(這話的意思不是懷疑她說的是假的,只是日后萬一有反轉,我可為自己的輕信免責),有個細節還讓我蠻感慨的:

      她發現自己被性侵后,第一時間告訴了丈夫,丈夫鼓勵她報警。

      敢于跟丈夫說這樣的事情,而且丈夫也有這樣的同理心和反應,說明這個丈夫還不錯。

      只是,不知道兩個人的生活是否還能再回到從前,畢竟,人是生活在環境中的,而環境會影響心態。

      好多年前,我看過北村寫的一部名為《強暴》中的小說。

      這篇小說帶給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這么多年后我依然記得它的情節。

      故事講的是一對夫妻,男的是工程師,女的是音樂教師,兩人結婚后非常恩愛,性生活都也很和諧。

      可是,有一天,女方出門時被一個青年出租車司機強奸了。

      男方知道妻子受到了傷害,變得更加“關心”妻子。

      妻子潛意識中覺得自己“變臟了”,對丈夫有愧,也更加“關心”丈夫。

      就這樣,兩人開始戴上了面具,心理上卻出現了疏離。

      理智上,男方覺得妻子是無辜的,但是,當他看到報紙上說“這世界上沒有強奸這種事,只有愿奸,女人不肯是做不成的”,就又感覺到憤怒。

      再和妻子啪啪時,一聯想到妻子被強暴的情形,他居然不舉了。

      男人越想越覺得心里不平衡,干脆出了軌。

      妻子發現丈夫出軌后,頓覺幻滅。

      她攔車回家,再次遇到了當初強奸她的司機。

      這次,她完成了“愿奸”。

      后來,她以“告你強奸”為由敲詐司機給自己買這買那,但司機招來同伴把她 lun奸了。

      丈夫也在放浪形骸的路上越走越遠,他不想再當個好人,就跟不同的女人上床,甚至賭錢、嫖娼。

      某日,他心滿意足的從某個小姐的身上爬起來,打開燈一看,發現剛剛自己睡過的女人是自己曾經的妻子。

      他跟妻子說,如果我們能重來多好。

      妻子說,可是我沒法保證自己不會被強奸。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性侵或強奸對一個女性的影響,不僅僅是事發那一下、那一陣子。

      它是會發生連鎖反應、蝴蝶效應的,可能會影響她之后的整個人生走向。

      她是受害者,但這個社會不總是會同情和保護受害者。


      受害,也會衍生破窗效應,可能是一場“破罐破摔”的開始,也可能是“破鼓萬人錘”的發端。

      所有的罪犯中,我最鄙視的就是強奸犯,比殺人犯還要鄙視。

      殺人,可能是出于義憤,可能是實在太怨恨那個人。

      而強奸,僅僅是因為你想欺辱弱者、發泄獸欲,并不是無法忍耐的。

      據說監獄中,最受其他罪犯歧視的,也是強奸犯。

      我覺得這是應該的。

      強奸犯,就不配有隱私權。

      最好給他們實施黥刑。

      額頭上寫個大大的“犯”字,鼻子兩邊的臉寫上“強奸”二字。

      永不褪色,直到死。

      全文完

      歡迎分享或轉發

      這是最好的鼓勵

       一點碎碎念 

      有些人很需要女人,卻無時無刻不在厭女、仇女。

      有的人很需要錢,卻無時無刻不在厭錢、仇富。

      這類人,往往活得特別變態且分裂。

      ps:明天的文章更精彩哦。

      再p個s:離婚系列早就去小號更新了,點擊關注下方的小號可查看。

      謝謝你的時間,我們相約明天見!

      關注「晏凌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