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新用戶1096clAp / 待分類 / 查全性為何不接受“國家名片”的桂冠?

    分享

       

    查全性為何不接受“國家名片”的桂冠?

    2021-08-11  新用戶109...

    (圖片選自網絡。下同)

    據近日《長江日報》報道:查全性院士在接受采訪時,不止一次不愿意接受“倡導恢復高考第一人”的說法。他說:“我不說,也會有別人說。我不說,高考也是要恢復的。我只是抓住了機會,說出了知識界乃至全社會都想表達的話?!?/span>

    81日,95歲的查全性不幸辭世。相關推文在網絡上的閱讀量迅速飆升到10萬+。網友稱他為“真正的國家名片”。有關媒體披露查全性曾婉拒社會嘉勉他的桂冠,也許是為了贊許一位改革先鋒的風格與品德,但如果回到42年前,我們就能理解,查老為何不接受這一張“國家名片”?

    當年恢復中斷11年之久的高考,緣于197784日至8日,一個為期5天的座談會,它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濃墨重彩的第一筆。這個會是怎么開的,不妨把目光聚焦在主持會議的鄧小平身上,讓我們進行一次歷史回眸,對現實無疑更有意義。

    其一,姿態決定會議走向。早就醞釀要召開的這一次科技教育工作座談會,鄧小平提出要找“敢說話、有見解、有才能”的科學家,準備廣納諫言,這本身是向與會者傳達重要信號。而鄧小平恢復工作不久,就主動請纓分管科技教育。早在1975年,他主持中央工作時就想整頓教育這個“文革”重災區。領導人的施政取向對與會者有著巨大的影響力和感召力。

    其二,真誠決定會議效果。5天時間全部是即興的自由發言。鄧小平開宗明義:教育怎樣合乎四個現代化。就想聽聽大家意見。發言可長可短,一次兩次十次都可以,什么話都可以講?!叭齻€公司”(鋼鐵、帽子、鞋子公司)都丟掉。鄧小平與會不是“照應頭尾”,而是自始至終參加,認真聽記,向專家詢問具體意見,真誠感動了與會者,許多人連夜趕寫發言稿。

    其三,理念決定會議質量?!拔母铩敝?,中國科技教育與世界發達國家的差距至少20年。中國建設現代化急需一大批各行各業的高素質人才。鄧小平決定拿恢復高考開刀,發展中國高等教育,科教興國,已經成為矢志不愈的發展理念。正是這個理念,成就了這次會議的重要決策,集中各路神仙的智慧,讓早已醞釀在胸的恢復高考,出乎意料地提前成為現實。

    其四,膽略決定會議落實。座談會之后,馬上恢復高考雖然獲得中央的批準,但由于當時左的阻力仍然很大,在不到半年時間里在全國重啟高考面臨很多具體困難。鄧小平同志從大局出發,在為社會知識青年上大學、為老三屆等大齡青年制定特殊政策,在修改政審條件方面,親自過問,爭取主動,中流砥柱,勇于破冰,排隊許多障礙,終于讓這一重大決策按時圓滿落地。

    這仿佛是一個會怎么開的問題,但絕不只是一個會務問題。會議的主導者在會上會下、會前會后的披肝瀝膽,運籌帷幄,讓與會者產生一種歷史要前行的預期,“預感可能是一次取得突破的時機”。查全性教授正是在這樣一種轉折大勢下慷慨陳詞,抨擊現行招生制度的嚴重弊端,強烈要求恢復高考。他呼吁:一定要當即立斷,只爭朝夕,今天能辦的,就不要拖到明年。

    更加可貴的是,專家們的意見,反過來又震動并激勵了鄧小平。于是他當場決斷:恢復高考,今年就開始改,不要等了。

    這是一個里程碑式的“座談會”。它解決的是教育領域的事情,卻成了全面撥亂反正、開辟中國社會主義新道路的一個突破口。

    如果僅僅是查全性一個人的先見之明和匹夫之勇,如果是人人都四平八穩坐等靠要政策而沒有擔當,如果領導人僅僅是秀一秀“問計于民”而胸無點墨,如果領導人和包括教育在內的社會實際長期脫節,就沒有恢復高考這一改革開放的先聲之舉??v然是渾身錦囊的查全性,也不會在歷史上留下什么鉻印。

    必須補充的是,鄧小平在文革被疏散在江西南昌期間,在對中國重大和長遠的目標形成清晰的認識的同時,曾經為子女像普通父親一樣操心盡責,他與中央通過書信聯系最多的是子女們上學,當然還有下放和工作方面的事。這被中外史書所記載。正是有切身體會,在他擔任中央領導時,就能推已及人,替更多普通群眾著想來制定政策,從而改變一代代人的命運。假設領導干部子女上學都有特權關照,根本遇不到難處,就不會有感同身受,就很難無端生出悲憫,這樣的歷史性決策自然很難產生了。

    “只是我有這個機會講真話”“我深深慶幸自己有機會參與了這一盛舉?!辈槿允且晃恢螌W嚴謹的教育家,幸逢盛舉的他婉拒桂冠的背后,是以對當時中國高等教育現狀理性思考為前提,對事業發展的科學判斷與發展走向的思考。他勇敢弄潮,又歸于平凡,不僅是謙虛低調,更是一種對個人的在歷史中的正確定位,對事業發展規律的科學認知和掌握,這正是發展中國教育事業的宗旨和落腳點。

    我們在緬懷和贊美查全性的時候,在紀念高考恢復42周年之際,這一層深意豈能輕易忽略。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