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新用戶1096clAp / 待分類 / 走過東北,初識這三個偉大民族

    分享

       

    走過東北,初識這三個偉大民族

    2021-08-11  新用戶109...

    (呼倫貝爾草原)

    (呼倫湖)

    在長江流域,大地早已回春,兩岸綠葉襯著桃花、櫻花、梨花、玫瑰竟相開放。我們沐浴著春光,卻準備著保暖御寒的行囊,來到祖國的東北及內蒙古東部。

    出發前,旅行社的全陪說,這個時候去東北,大家可不能期望值太高啊。我們從沈陽坐火車去延邊,到長白山下的安圖縣下車,站臺上迎接我們的車站工作人員直唏噓,這個時間來長白山干啥呢?我們來到呼倫貝爾,那兒的接待人員一個勁的自責,不能讓你們看到綠色的草原,真是太遺憾了。那種真誠勁讓人好不感動。

    是的,東北之行,本來是沖著長白山那神奇的天池而去,但天池卻被皚皚白雪掩飾了她秀麗的容顏。我們來到呼倫貝爾,舉目一片枯黃。聰明的導游小姐討巧地說,大草原為了歡迎你們一行的到來,我驚奇地發現,昨晚悄悄地抹上了一層綠色。與其說呼倫貝爾往南的草原的確泛著一層淺淺的綠色,不如說是導游小姐和我們心中都熱切地向往著草原的春色。我們沒有看見潔白的羊群,因為羊沒有到剪毛的季節,所見的羊群一片灰不溜秋,少了些許可愛。更沒有看見奔騰的駿馬。導游小姐說,在呼倫貝爾也許再也看不到那樣的景象了。沒有看到牧羊的姑娘,只有一兩個沒有穿蒙古袍的男人并非KTV畫面上那詩情畫意,而是懶洋洋地騎在馬上應付著羊群。沒有看到碧綠的湖水,因為呼倫湖的大部分水域仍然為冰塊封凍。我們站在呼倫湖北岸放眼望去,就好像在澳大利亞南部海岸線看南極一樣的感覺(當然,在澳大利亞南岸是無法看到南極冰山的)。

    但東北之行除了完成了預定的學習考察任務,我們收獲了東北大地幾千年歷史的精選篇章。金戈鐵馬,戰火硝煙,開疆拓土,改朝換代,這里是中華民族歷史之春色前夜的孕育、躁動與涅槃的神奇土地。

    (沈陽故宮)

    沈陽故宮,始建于公元1625年,是滿族人建立的清政權在關外的早期皇宮。滿清入關前的三個皇帝努爾哈赤、皇太極和順治的主要政治舞臺就在沈陽這座皇宮,正是這三位皇帝打下了一個很完整的華夏江山。1644年清遷都北京,不久,皇位交給了八歲的康熙。沈陽故宮不僅具有濃厚的滿族特色和中國東北地域建筑特色,而且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和政治文化價值。它標志著滿族人從遼東地區興起的清帝國在這里奠定基礎,并從地方政權發展為統治中國268年的統一王朝。這個王朝誕生了我國封建社會最后一個盛世即康乾盛世,同時也誕生了中國歷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康熙。當然,也是這個王朝以它自己的墮落寫下了中國封建社會悲愴的尾聲,它無法回避地迎來了中國近代世紀新的曙光。

    (元朝版圖) 

    呼倫貝爾,在12世紀末和13世紀初,水草興旺的呼倫貝爾大草原養育了成吉思汗家族,額爾古納河畔是一代天驕的故鄉,成吉思汗當年拴馬樁于呼倫湖西岸,為了表達對這位躍馬揮刀、風云一世的英雄的仰慕和追思,百姓將呼倫湖中的石柱叫做成吉思汗栓馬樁。成吉思汗把這塊草原當成自己統一蒙古部落的基地,鑄就了以他為代表所向披靡的蒙古大軍,他用自己的卓越才能和膽略建立大蒙古國,蒙古族歷史上最著名的成吉思汗與札木合“闊亦田”之戰也在呼倫貝爾大草原發生。他和他的子孫率勁旅沖出草原,跨越長城,征西夏,克金 國、滅南宋,激戰阿富汗,一直打到印度河邊。然后又一路西征,直抵歐洲內陸,建立橫跨歐亞的大帝國,創造了中國歷史上版圖最大的百年王朝。

    (滿州里夜景)

    邊城滿洲里,公元386年,拓跋鮮卑族便是由這里入主中原,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少數民族政權北魏王朝。鮮卑族本來發源于大興安嶺北麓的石洞中,在嘎仙洞附近現在還有遺址。其中,拓跋部落就居住在黑龍江嫩江流域。鮮卑族的人馬多了以后,就占領了滿洲里的呼倫貝爾草原,這里成了鮮卑民族的主要活動區域。草原上牧草肥美,這個民族在呼倫貝爾草原上發展很快,不到七代的時間,這個地域就不能滿足鮮卑族發展的需要了,于是鮮卑族的一支向南發展,通過熱河(承德一帶)進入現在的延慶,進而突取張家口和大同,僅北魏就存在48年。北魏統一了中國北方,形成了與南朝相抗衡的龐大北朝(200年少5年),北朝的疆土曾擴大到南方的江蘇、安徽、湖北、四川等省。

     (大同掠影)

    有意思的是,以北魏開頭的北朝結束之后僅幾十年,就誕生的一代英主李世民。據現代史學家考評,唐朝李氏皇帝很可能屬于鮮卑族的血統。以李世民親手開創的“貞觀之治”為標志,使唐朝成為我泱泱中華最為榮耀的王朝。

    在東北地區這塊神奇的土地上,這三個民族繁衍生息、成長壯大,相繼入主中原,在中國歷史舞臺上都有大作為。如果拋開中國歷史的漢族正統論觀念,這三大民族都是我中華民族的驕傲。滿族是中國的滿族,蒙族也是中國的蒙族,鮮卑族雖然已經不存在,但它其實已經融入我華夏民族。他們創造的歷史是中國歷史的一部分,我們有理由對這三個民族充滿由衷的敬意。

    當然,這三個偉大的民族在入主中原時曾經屠殺和欺凌我漢民族,漢民族在遭受危難時進行抵抗也是沒有異議的。今天的中國人,站在中華民族發展的高度,我們應該理性包容這三個民族當初入主中原的歷史,冷靜思考“驅除韃虜,順利中華”的口號。我們何曾想過,即使漢民族政權自己改朝換代,哪一次又不是以人民的生靈涂炭為代價呢?我們能因為漢民族的污濁、丑惡而將自己推入死胡同嗎?

    曾經有人這樣反推中國近代史,如果日本國不因二戰不可逆轉而敗退中國,我中華民族假以時日,可不可以用自己的強大悠久的文明將這個狂妄不羈的大和民族同化消融?如果可能,那今天的日本列島也許就是我中華民族的疆土。結合鮮卑、蒙古、滿清三個民族融入中華民族的歷史來看,這是不是一個存在可能但卻沒有發生的歷史趨勢呢?

    從另一種角度來看,這片土地也是中國革命史的源頭。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源自松花江畔的悲慘呼嚎,13年偽滿洲國的恥辱印記永遠烙在了長春這座年輕的城市上,波瀾壯闊的解放戰爭之揭幕戰就在遼沈。更為叫絕的是,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我黨許多重要領導人都從滿洲里的紅色秘密通道前往蘇聯學習和開展革命活動,從而帶回了革命的火種,開創了中華民族的春天。

    此時游歷東北,城市缺少綠色,曠野盡顯蒼涼,草原一色枯黃,長白山冰天雪地,大興安嶺層林盡染,不正好映襯了這塊土地上滄桑歷史和崢嶸歲月的凝重色調與深邃內涵嗎?我們也樂山樂水,我們這一代人更記得剿匪英雄楊子榮在《智取威虎山》中的一段唱詞,標題是“迎來春色換人間”,但我們沒有踩準春天的節拍,卻有幸看到一部黑白電影般的歷史巨片,我感覺不虛此行。

    東北,給人以開闊、雄壯、氣勢的感覺。東北人,在我的印象中,大氣、爽朗、豁達。東北男人,趙本山小品的“忽悠”效應也掩蓋不了與生俱來的牛氣沖天的秉性。在這塊土地上,即使是現在以漢民族為主體,有幾千年厚重歷史的熏陶,三個入主中原的少數民族創造的偉大歷史和文化不能不說是重要的歷史原因吧。

    原題:一路向北:閱盡孕育春色的滄桑歷史

    后記:(2007年)五一前夕,我們一行人赴東北(含內蒙東部)考察旅行,被稱為沒有踩準春天的腳步,因此沒有看到美的山美的水美的草原美的森林,沒有親近牧羊姑娘沒有目睹奔騰的駿馬。但我們收獲了東北大地幾千年歷史的精選篇章,認識了中華民族歷史上曾經大有作為的三個偉大民族,閱盡孕育中華民族現代春色前夜的歷史滄桑。追思遙想,感慨不已。匆匆歸來,有感欲發,倉促落筆。此文涉及史料如不有不準確不科學或觀點不妥用詞不當之處,敬請博友批評指正。

    (呼倫貝爾大草原)

    (呼倫湖)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