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新用戶1096clAp / 待分類 / “警幻仙姑”該不該秘授寶玉云雨之事?

    分享

       

    “警幻仙姑”該不該秘授寶玉云雨之事?

    2021-08-11  新用戶109...

    (選自網絡)

    兒子讀初中時,我很想把自己同齡時的人生經驗移植給孩子,告誡他不走自己曾經“崎嶇的山路”,讓他直接到達那“光輝的頂點”。

    有這樣想法和做法的家長不止我一個,說人生經驗,又難得要領,往往演化成具體事的越俎代庖。結果多遇或軟或硬的冷遇和拒絕。

    有一次,兒子帶回來一個很容易讓我幫上忙的作文題。除了沒有捉住兒子的筆,立意、構思和語言風格,我都實行了有效操控。不出所料,語文老師給予了極高的評價。我以為兒子對我的助力會產生興趣,從而增強自信,可他一幅索然無味的樣子,說:“你寫的,我沒有絲毫成功感?!?/span>

    其實,是送孩子直達目的,還是讓孩子自己走路,《紅樓夢》開篇幾回,早就告訴了我們這個道理。

    跛足道人和癩頭和尚對那塊非補天之材的石頭說:人間沒什么好玩的,“究竟是到頭一夢,萬境歸空,倒不如不去的好?!笨墒鞘^堅持要來人間走一遭,體驗人間的酸甜苦辣。

    用現在的話說,在寶玉世界觀正形成的時候,不僅有仙界導師警幻仙姑的“一對一”教育,還有那相當于“朱日和”一樣的練兵場——太虛幻境,讓他開眼界、長見識、練定力。

    針對生理發育期情欲的萌動,警幻仙姑告訴他,色即是空。好色即淫,知情更淫。寶玉人生面臨的幾乎所有的“藍軍”——身邊的女孩,金釵正副冊全部告訴了她們的命運及結局,尤其透露了她們與“王孫公子”(實際是指寶玉)未來交際的結果。

    如果說那些判詞太過生澀難懂、模棱兩可的話,隨后14只仙曲所唱的金陵十二釵,已經是大白話了。

    可是,十四歲的寶玉,仍然冥頑不化,恍恍惚惚,甚無趣味,警幻仙姑嘆道“癡兒竟尚未悟”。

    這次夢游太虛幻境,如果說是寶玉人生臨陣磨刀的話,真正算得上未雨綢繆的,是寶玉的“抓周”。賈府擺出那么多物件,這男孩偏抓粉脂釵環。其父賈政直指寶玉人生最大的風險點就是女色。

    可是,此時的寶貝聽得進、聽得懂嗎?可是,這類人生命運測試,比科舉考試還有市場,一代代父母對此樂此不彼。

    這一次在“太虛幻境”柔情聲色的體驗,可不是小孩子隨便的一場游園,警幻仙姑可是受寧榮二公之靈重托,“萬望以情欲聲色等事警其癡頑,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然后入于正路”,靠他繼承和振興賈府家業。

    在我們還遠離父母身份和崗位時,不是沒有看到過《紅樓夢》,即使一般人難以讀完,但至少前幾回是翻過的,可我們從中明白了什么,什么都沒明白。與寶玉看了那么判詞聽了那些仙曲,仍然麻木不仁一樣。其中道理,直到幾十年之后的今天,再一次讀到這,我才明白。

    我們難道不是同寶玉一樣的人嗎?憑什么要我們的孩子早早醒來?我們有什么能力讓孩子們省略過程,去直奔結果?

    有一點我至今不明白,受人之托的警幻仙姑,明明知道寶玉年齡尚小,還不適于涉足人世間之風情月債,為什么強推寶玉入房中,秘授以云雨之事?

    警幻仙姑放這一大招,曹公這么“黃色”的一筆,制造了一個天大困惑。讓兩百多年來的讀者既想看,又不敢坦然于桌面上。多少父母和老師在孩子們面前,既由衷地推薦這是本好書,又防范孩子們過早看這一本書,讀到這一回。

    那么多警世恒言般的判詞,該領悟的沒領悟到,而云雨之事,寶玉回到家里,馬上就照葫蘆畫瓢了。

    好在寶玉重情不縱欲,對身邊女孩多有憐愛和悲憫。雖然金釧和晴雯的死與寶玉多少有關,但是,除襲人外,他沒有輕易染指,包括黛玉。他沒有成為“欲王”,卻是一枚暖男。雖然無力挽狂瀾于既倒,卻也擁有了大觀園的一段青春綻放的生活。

    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幾乎沒有父母和老師會像警幻仙姑這樣,對男孩進行超越季節的耕耘和播種。放在現代語境下看,《紅樓夢》里的第四、五回,作者大膽呈現的應該是帶來爭議的一次性教育。它在爭議中,完成了對無數青少年的性的啟蒙。

    而各種各樣的人生命運,警幻仙姑沒有也不可能作出沙盤的實兵推演,事情還沒發展,時機不到,你叫寶玉怎么會明白。

    極想傳授自己的人生經驗的家長,如果孩子真的想向我們探尋某種人生隱秘時,多數父母都會認為小孩“凡眼塵軀,未便先知”,只好知乎者也,王顧左右。以至于“從垃圾箱里撿來的孩子”“媽媽腋夾窩里生出的孩子”比比皆是。

    青梗峰上的那塊石頭,化成寶玉來到人間,在人生的起跑線上,接受了多數孩子們不可能接受的警幻仙姑主導的崗前培養,可他仍然按自己頑劣而又獨特的人性,走過充滿誘惑的世俗之路,沒有在那個社會有出色于他人的表現,也不出當初那一僧一道的預言:“到頭一夢,萬境歸空”。

    秘授云雨事雖然是太虛幻景里的事,但對于擅長“假作真時真也假”的作者來說,未必就沒有生活的原型,卻充分地實現了它的現實意義。這是十分特殊的人生經驗,對于青春期孩子授與不授、怎樣授,還將困惑下去。

    除此之外,對處于懵懂期間的孩子,沒有必要、也沒有辦法讓他們早早醒悟。真正的人生都是自己走出來的。父母和家長最應該做的,就是指一個方向,給予適當的保駕,鼓勵他們自己走路。

    而成年人的所謂人生經驗,大多不過是人們在徬徨時刻到廟時所抽的一支簽,簽都具有可解和不可解的兩重性,發簽的大師和和尚不是發布命令,抽簽者也不必太當真。

    如當初孩子對我所講的:“這些事(人生經驗),你講得再多,我沒有見到,沒有經歷,我當然不會有感覺,有些我也不相信。只有我們親身感受了,有些要親身撞了墻,我們才會當成經驗,會銘記于心?!?/span>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