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新用戶1096clAp / 待分類 / 青春的誤會——當愛情撞了友情的腰

    分享

       

    青春的誤會——當愛情撞了友情的腰

    2021-08-11  新用戶109...

    多崎作(簡稱“作“)最終得到了羅莎沒有?究竟是誰強奸了柚子(簡稱“白”)?心理變態的白,為何把強奸自己的人移植到作的身上?既然核心圈人物中還有“赤”和“青”兩位男生,作者何不安排一位與白有染?揭開塵封的歷史,既然黑曾深深暗戀過作,為何不讓重逢的他們倆的再往前飛一飛?

    讀完《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之后,這是我留下諸多疑問的主要部分。作者村上春樹如果還能回答讀者這些渴望,相信這本書再來一部下冊也沒問題。但是小說戛然而止。這肯定是我這類讀者不懂小說技法,不明文學的門道,才有這樣的“誤會”。

    但是,這個名古屋高中生“五人團”(兩女即白和黑,三男為作和赤、青)的過往,的確是由一連串的“誤會”演繹而成的青春故事。

    小說是以作被“五人團”的另外四人剔出16年之后,由作后來結識的女友羅莎的提醒和幫助,開始回朔,逐步遞進,揭開歷史真相,抵近真實的原因。

    16年之前,也就是作20歲時,在東京上大學的他,突然被留在名古屋的四個好友踢出圈外。不給任何理由,沒有任何回旋。作差點為此自殺。16年之后,才知道,名古屋四位同學認為作強奸了白,對作進行了缺席審判,然后斷然進行組織處理。

    其中最為要害的誤會,當屬白被不明身份的人強奸后,一口咬定是作強奸了她。事后證明,這是白因被強奸受到刺激,心理和精神出了問題。為了挽救難以自拔的白,也為了五人團的正義,另外三人與白站在一起,開除了作的“團籍”。

    這三個人中,青和赤兩名男生看來是真的誤會了作,而女生黑對作卻不是真的誤會。她清楚白的指正是精神錯亂所致。她內心相信作一定不會做出這種事來。但是作為白在五人團中唯一的閨蜜,此時的她必須順著白,才有可能幫助白走出人生的險灘。

    釀成這一重大誤會,往深處想,其實起源于黑與作的關系。五人團蜜月期間,盡管大家表面遵守著不允許其中任何兩人單獨交往的“潛規則”,防止兩人單獨交往,主要是防止愛情的萌發,一旦產生一對,五人團就不復存在。大家都致力維護。

    但是,絕色漂亮的白,怎么能夠阻擋住包括作在內的三名男生的特別好感,只不過大家為了團隊,都克制著對異性本能的情感傾向。

    可是這時的黑偏偏暗戀上了作,而作偏偏沒有接收到信號。而作的木訥,又有一個他要命的對自己的誤會。他認為五人中的自己,跟名字沒有色彩一樣,是沒有個性、沒有特長的庸人,嚴重缺乏自信,沒自信,自然接收不到黑的愛慕信號,導致兩人感情的擦肩而過,從而權重了黑主導決定對作的放棄。反正作看不上我,不如借白的理由,順水推舟除掉“心頭之患”。否則,黑是可以阻止這一樁錯誤審判和處理的。

    16年之后的黑吐露真情,她認為作在五人團中,當時就是位非常帥且酷的男生??上约簺]認識到。這在許多人的青春期里,都會有這樣的體驗?!霸瓉砦疫€是蠻帥的?!焙枚嗄凶訒r至中年時,會這樣感嘆。

    村上春樹的作品讀得不多,以為他是青年人的心靈捕手。青春心理和精神發育方面的問題,看來是他特別擅長的領域??上?,這部小說對于白(柚子)心理問題的產生發展變化著筆太少,幾乎是一筆帶過,不能滿足對心理常識和現象有興趣的讀者的閱讀需求。

    這個高中生五人團,的確是那個年齡段一個十分維妙而又普遍的人際關系現象?;蛘呤钱愋詰賽?,或者是同性結拜兄弟或姐妹,或者是組成有著共同愛好的小團體。但是,像這一部小說中的五人團,以不發展異性關系為準則,卻是一個非常獨特的現象。顯示了高中生對友情的純真與美好的追求,但是卻是十分的脆弱。跟此時成為戀人一樣,非常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一個小團體與社會及正式團隊一樣,你要達成完全的絕對的一致,就必須犧牲個性甚至個體的成長。但高中生的成長和發展,是不可阻擋的,這個年齡段最敏感的心思是根本壓抑不住的,友情與愛情是很難把握好的。村上春樹是否要告訴我們這個道理?

    4人名字中帶色彩與唯一不帶色彩,以此為緣由展開的故事,讓人想起自己讀高中時,我入局的三人團,因為一個“國”字和一個“元”字把三個人聯系起來,形成與外界有別的圈子。除了學習的交流與互補,有本書三人傳閱完再外傳,有瓶咸菜我們會在一起吃,而外人會自動回避。

    因為我們都是男生,在內部沒有友情與愛情的沖突。但也因為另外兩位同學在校期間先后都有了女朋友,就我沒有,自然比他們孤單。但那時的他們都不一定知道,我的心理隱隱的落寞。

    也是分開若干年后,其中有位同學打電話給我,說是人老了,眼也花了,耳也聾了,想三個人見一見。唯一在外的我,仿佛聽到了遙遠歲月的召喚。在一個陽春,我興致勃勃,專程趕回老家,與另一個同學倒是見面了,但是在事先約定的時間,那個打電話要見面的同學卻離開家鄉遠行了。

    當時,我的心情跟小說里的作有相似的感觸,仿佛被人拒絕一樣。但我當時并沒說什么,也沒有追問究竟?,F在想來,我們之間是不是也有什么誤會呢?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