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usmq"><acronym id="gusmq"></acronym></bdo><rt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rt>
  • <nav id="gusmq"></nav>
  • <kbd id="gusmq"></kbd>
  • <table id="gusmq"><input id="gusmq"></input></table>
  • <u id="gusmq"><xmp id="gusmq">

    置身于寧靜 / 其他 / 張汝倫:現代中國美學的自我理解及其理論...

    分享

       

    張汝倫:現代中國美學的自我理解及其理論困境 | 西東合集

    2021-08-12  置身于寧靜
     一      

      現代中國美學處于困境之中,也許是一個不爭的事實。[1]這個困境顯然不能僅用外部環境的變化就可解釋?,F代中國美學的困境,除了外部原因之外,最主要的原因還在它自身內部,自身的種種不足造成了它今天的困境。對此,美學研究者近年來都有所反省和論述。      
      首先是“美學”的定義問題?!懊缹W”一詞最早是外國人對aesthetics的漢譯而被國人接受[2],中國傳統學術中本無“美學”一詞,正如它本無“哲學”一詞一樣,這樣,如何理解“美學”和定義“美學”首先就是一個問題。      
      最簡單的辦法當然是把它理解為“研究美的學科”。然而,且不說“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能說有哪一個美的定義得到了舉世公認”[3],便是aesthetics譯為“美學”是否合適,也還可以討論[4]。對于西方美學家來說,aesthetics“是指美的哲學”[5],而在中國,人們往往把它的哲學屬性給忘了,使得美學“妾身未明”,因而有所謂的“學科定位”問題。[6]另一方面,由于對美學的哲學屬性沒有明確而深刻的認識,結果美學往往被混同為藝術學或文藝學。      
      其次,由于“美學”是對西文aesthetics一詞的譯名,中國本無現代學科意義上的“美學”,要在中國建立美學這門學科,是否意味著把美學視為如數學那樣的普遍的學科,放之四海而皆準?我們完全可以照搬?也是一個問題。中國美學的這個困境類似現代中國哲學的困境。第一代中國現代哲學家曾專門討論過這個問題,當時在西方學習過的人多認為沒有必要、也不可能區分中國哲學和西方哲學,因為在他們看來,西方哲學就是普遍哲學。雖然極少有人公開這么說,實際上卻是以此態度來對待和建立中國哲學。馮友蘭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寫《中國哲學史》時,就是按照西方哲學的基本內容來論述中國古代哲學的。似乎沒有中國哲學的問題,只有哲學在中國。這種態度的一個顯著后果,就是漢話胡說,用西方的哲學話語來解說中國傳統哲學,結果是邯鄲學步,失其故步,以致于近年來不斷有人提出中國哲學的合法性問題。從我們現在可以看到的第一代現代中國美學家(主要活躍在二十世紀上半葉)關于美學的言論來看,他們基本上都是從西方美學傳統思想來理解美學的,很少有人提出是否還有中國美學的問題。在涉及中國傳統思想資源時,一般是拿西方美學的概念和命題來套中國傳統的思想資源。不僅如此,有些人還根據西方美學的標準和要求來批評中國缺乏審美的傳統,如王國維。[7]實際上,現代中國美學比現代中國哲學受西方思想的影響更嚴重,美學研究基本上是西方美學研究;而一旦涉及中國傳統,則如同在現代中國哲學研究領域一樣,以西釋中是一個流行的做法。正如有論者指出的,現代中國美學的根本問題“就是用西方的思維和觀念來看中國的美學,因而對于中國美學的研究出現了霧里看花、隔靴搔癢的結果”。[8]      
      由于完全按照我們理解的西方美學的模式來建立現代中國美學,除了無法恰當理解和闡發中國美學傳統外,必然還會產生中國美學自身存在的合法性問題。如果中國的美學研究者只是研究西方美學或介紹西方美學,那么就沒有中國美學自身存在的問題,而只有西方美學的漢語寫作問題。如果中國美學研究的是中國美學,那么不但要對中國傳統美學思想有一個以中釋中的論述和解釋,而且還要能對美學的功能、美的概念、審美經驗、審美對象等等這些基本的美學問題有一套自己的理論。要承認中國美學的合法存在,必須堅持美學是復數。美學如果是單數,就像數學那樣的話,那么勢必得出西方美學就是普遍的美學,因為不管怎么說,是西方的aesthetics使我們對自己的審美經驗以及相關的一切有了規定性自覺。不把它看作是一個研究方向家族相似的共名,而把它看作是一個學科的專名,西方美學勢必至少成為這個學科的典范,因為此專名起源于它。那樣的話,中國美學就不必存在,事實上也不可能存在,存在的最多是用漢語寫的西方美學。如果美學是復數,即不但有西方美學,也有中國美學、伊斯蘭美學、日本美學和印度美學的話,那么,建立中國人獨特的美學理論體系就是不可避免之事。然而,就西方美學話語在中國美學的壓倒性影響,使得這成了一個幾乎不可能的任務。      
      不僅我們至今還沒有自己獨特的美學理論體系,檢視一個世紀以來的中國美學史,即使有原創性的著作也不多。[9]這是由于我們片面依仗西方的理論話語,而排斥自己特有的審美經驗,不能很好吸收傳統美學的資源,推陳出新,將它們作為現代中國美學理論的基石。雖然越來越多的人認為中國古代有美學,研究中國古代美學的著作也不在少數,但多數仍不是以中國古代美學思想為西方美學的注腳,就是按照西方美學的概念和話語去闡釋中國美學思想。結果,我們始終無法揭示中國傳統美學思想的獨特意義和普遍意義。      
      上述現代中國美學的種種困境,在很大程度上與我們對“美學”這個概念的理解有關。如果“美學”只是規定一個家族相似的概念,那它必然規定這個家族的所有成員一定要有的某些共同特點,否則它們就不能算是這個家族的成員。那么,“美學”最基本的規定為何?答曰:美學最基本的規定就是它是對美的哲學思考,或者說美的哲學。盡管我們可以說這個規定是西方人提出的,但我覺得可以為任何一種文化傳統的人接受,只要他們承認他們也有美的現象,他們也有哲學。[10]其實,一個學科的名稱不過是把某種普遍現象作為研究對象固定下來,至于如何研究這些現象,當然可以有種種不同的進路和方法。呂思勉當年在講到哲學時說:“哲學有其質,亦有其緣。論其質,則世界哲學,無不從同。以人之所疑者同也。論其緣,則各民族所處之境,不能無異;所處之境異,斯其所以釋其疑者,亦自異矣。此世界各國之哲學,所以畢同畢異也?!盵11]我們對中國美學和西方美學,也應如是看。      
      因為中國現代美學是按照(它所理解的)西方美學來塑造自己和規定自己;另一方面,西方美學和任何其他文化的美學一樣,都既有特殊性,也有普遍性因素,因此,我們把西方人自己理解的美學基本規定與我們對美學的理解相比較,以探究現代中國美學困境的深層原因,也許不失為一個適當的做法。 

    二      

      眾所周知,“美學”作為一個明確的學科術語,作為一個學科的名稱,即使在西方也是到了十八世紀下半葉才出現。但西方人對美的研究從古希臘就開始了。從一開始,西方人研究美就不是僅僅為了美本身,而是從探究真與善的目的出發的。就像aesthetics這個詞起源于古希臘一樣(Aesthetics一詞起源于希臘文aisthesis,意為“感性”、“知覺”),對美的哲學思考西方人也是從古希臘就開始了。但是從一開始,他們就是從哲學的根本問題出發去思考和研究美的。柏拉圖最先系統地討論美的問題。在柏拉圖那里,美并不局限于藝術美或自然美,相反,人的身體和心靈都有其美,制度、法律和各種科學也可以是美的,當然,除了各種具體之物的美之外,還有美本身。一個愛美之人可以從肉體美進到心靈美,進到制度、法律和科學之美,最后到美本身,即美的型相。藝術不同程度地體現美。具體事物的美可以變化或消失,可以對某些人出現而對另外的人不出現[12];但在這些美的臨時體現后面都有一個永恒不變的、絕對的美的型相。知識與意見不同就在于它以把握型相為己任;而藝術只是對模仿型相的現實的模仿[13],所以以接近真理論,詩人只排在第六檔。[14]藝術不光模仿現實,也模仿人靈魂的倫理特性。[15]但藝術在柏拉圖那里是指一切人為的東西,所以最高的藝術是立法者和教化者的藝術。雖然柏拉圖不知道什么是“美學”,但他對美和藝術的思考卻對后世西方美學思想有深遠的影響。      
      西方人長期認為藝術是對真實實在的模仿就是拜柏拉圖所賜。但藝術模仿的不是自然,而是理想(型相)的世界。      
      十八世紀歐洲美學的主要成就之一就是“把美的觀念提升到真理的層面”。[16]藝術的真理并不在于模仿自然或與自然相像,因為自然本身也是對真實實在的模仿,所以藝術的真理在理想的抽象,不在自然,而在被美化了的自然,這是啟蒙時代美學的基本思想。十八世紀歐洲美學的主要成就之一就是“把美的觀念提升到真理的層面”。[17]沙夫茨伯里認為,一切美都是真理。美不在被美化的東西,而在創造美的行為本身。但創造美需要藝術家心中存在著道德的和諧。因此,大詩人必須首先是一個有德之人,道德和諧直接制約審美知覺。沙夫茨伯里直接把美學和倫理學統一在一起:“藝術與德性'彼此是朋友’,因此,藝術的科學和德性的科學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回事?!盵18]曾在年輕時翻譯過沙夫茨伯里著作的狄德羅同樣認為:“真、善、美是彼此緊密相連的。如果我們給前兩種性質加上一個珍貴的、卓越的條件,那么真將是美的,善將是美的?!盵19]      
      雖然人們現在把sthetik作為一個學科的名稱歸功于鮑姆加登,但鮑姆加登卻是在當時德國學院哲學的語境下提出sthetik這個概念的,他把它定義為“感性認識的科學”,既研究美和藝術,也研究感性認識,其目的顯然首先是哲學的,即便是研究美和藝術,也是要探討它們的認識潛能。近代認識論特別注重清晰和區分,清晰和區分在鮑姆加登的老師沃爾夫的體系中起著重要作用。對于沃爾夫來說,清晰包括把一個我們關注的對象從它的背景中區分出來的能力,這就是認出特殊性。區分包括精確分析標志對象的特征的標記。區分的過程包括在一個較為抽象和普遍的層面比較各種屬性。這需要理性和邏輯。鮑姆加登發現理性的抽象過程無法把握作為一個整體的事物的統一性和具體性,對事物特殊屬性的邏輯分析無法充分說明它們結合成一個整體。事物的統一或者說“完善”需要不同的處理方法。鮑姆加登把在現實感性領域中事物各種屬性外延的協調或“完善”與美聯系在一起。美因此承擔了一種認識功能,雖然他仍然認為美學(感性)的完善是一種低級知識,而不是一種與認識完全不同和自足的經驗模式。      
      雖然感性(美學)知識(包括感性知覺和想象力)缺乏概念認識的客觀性質,但在對(事物)和諧的直觀中,它能把握現象雜多的統一,而根據沃爾夫,這種統一是真理的明確特征。然而,與理性相反,感性(審美)直觀只能感知普遍和特殊之間的協調一致,卻不能理性地證明這種協調一致。盡管如此,鮑姆加登的《美學》仍賦予美學在真理領域中一個不可缺少的地位。[20]      
      康德雖然否認美學能夠提供給我們感性知識,但他同樣是要通過研究美來解決感性和知性的關系。他對藝術及其系統,對藝術創造和藝術鑒賞本身沒有太大的興趣,他的興趣同樣在美的認識論作用上。早在十八世紀五十年代中期的一則筆記中,他就這樣寫道:“美的科學是那些準備給予低級的認識,即混亂的認識能力的規則的科學?!盵21]在《判斷力批判》一書中,康德是為了自身體系的緣故而研究美,即要讓美成為溝通自然和自由兩大領域的中介,判斷力是知性和理性的中間環節。審美判斷作為反思性判斷雖然不給我們對象的知識,但卻使我們感覺到感性和知性的協調一致,這種“感覺”是對我們心靈能力的把握,一種不是知識的知識,或者說知識條件的知識??档旅鞔_區分審美判斷與邏輯判斷(知識判斷和道德判斷),絕不是像我們許多人理解的那樣,是要表明美與知識和道德沒有關系。合目的性概念恰恰證明在康德那里,真、善、美是統一的。合目的性不但是美和道德的基本特征,也是我們自然知識的基本特征,這種認識意義的合目的性,康德稱為“目的論”。      
      另一方面,康德注意到藝術作品絕不是完全“純粹”和自足的,美學形式總是指涉一個藝術作品之外的世界。美學表象是心靈的象征。在《未來形而上學導論》中,康德把象征規定為指涉感性直觀無法對應的理念,如上帝的理念的表象,就像感性直觀對應實際對象,象征對應理念。美學表象象征的理念在內容上太豐富,在形式上太不確定,所以不能用概念來充分表達。心靈通過美學表象對理念獲得某些洞見,但它不能證明它們是真的,甚至不能用概念來表達它們。但理念的普遍有效性已經表明了它們的真理性質,而作為理念之象征的真正的藝術絕非只關美,而是首先與真理有關。歸根結底,康德研究美不是要把美和真與善分開,而是要用它來證明這三者的統一。      
      可以這么說,真、善、美的內在統一是西方美學傳統的主流,是推動西方美學不斷發展的內在動力。然而,現代中國美學家由于對此沒有深刻的認識,反而形成了美是一種與真和善無關的現象、美學就是純粹研究美以及與審美有關的問題的一般理論和學科、完全不涉及知識和道德的錯誤認識。[22] 

    三      

      中國現代美學對西方美學的這個誤解根源在于以為美和藝術是非功利的。中國最早接觸西方美學的學者基本都是這個觀點。王國維一貫強調美的非功利性:“美之性質,一言以蔽之曰:可愛玩而不可利用者是已。雖物之為美者,有時亦足供吾人之利用,但人之視為美時,決不計及其可利用之點。其性質如是,故其價值亦存于美本身,而不存乎其外?!盵23]雖然他堅持認為藝術(他稱為“美術”)與哲學一樣,所志在真理[24],然從他著名的“可愛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愛”的說法來看,顯然屬于“可愛者”的藝術與真理的關系不能無疑,因為真理總是“可信的”,“不可信”者豈能為真理?王國維在《〈紅樓夢〉評論》中承認:“美學上最終之目的,與倫理學上最終之目的合?!盵25]然而,他理解的“倫理學目的”或“倫理學”價值,只是人生理想或人生態度,絲毫不及人的道德行為。      
      后來的中國美學研究者往往視王國維藝術“可愛玩而不可利用”說為中國現代美學之發軔,說它“對一直處于政治、倫理和文化一體化模式下的中國美學,走向現代,獲得其獨立學科的品性,卻具有不可忽視的美學史價值??梢哉f,自王國維始,中國美學才真正在現代學科的意義上為藝術的審美獨立打開了一條通道,使之為同時代人所接受,并為后來者繼承和開拓?!盵26]從此,藝術是非功利的便成了現代談藝者的共識。        
      王國維的美無關功利說顯然來自他對康德美學的誤讀。蔡元培在對國人介紹美學觀念時,同樣是依據他對康德美學的理解,但要比王國維更準確些。他說:“美學觀念者,基本于快與不快之感。與科學之屬于知見,道德之發于意志者,相為對待??茖W在乎探究,故論理學之判斷,所以別真偽。道德在乎執行,故倫理學之判斷,所以別善惡。美感在乎欣賞,故美學之判斷,所以別美丑。是吾人意識之發展之各方面也?!盵27]后來廣泛流行的科學、道德、美學分別對應于真、善、美三個彼此獨立的精神領域之說,很可能即發端于此。蔡元培又認為,美學與知識和道德無關,雖然與它們一樣有價值,它唯一的價值在于人生觀。如此說來,我們的古人也是應該有美學的,因為他們同樣有情,有人生觀,可蔡元培卻不這樣認為:“我國不但沒有美學的名目,而且并無美學的雛形?!盵28]他的理由是中國古代的藝術見解不成系統。這個理由顯然非常勉強;實際未言明的理由恐怕是中國古代有關的藝術思想不“純”。      
      從蔡元培開始,美只與情有關在許多現代中國美學家那里幾乎成了不刊之論,朱光潛在《談美感教育》中寫道:“世間事物有真善美三種不同的價值,人類心理有知情意三種不同的活動。這三種心理活動恰和三種事物價值相當:真關于知,善關于意,美關于情?!盵29]顯然,美只關情與美無功利說是密切相關的?!八囆g云者,是人類對于工作往往失功用,而徒創作的稱心悅意是求之謂?!盵30]鄧以蟄的這段話便是一個證明。豐子愷在《深入民間藝術》一文中的一段話則是又一個證明:“藝術是人心特有的一種美的感情的發現?!@是超越利害的,超理智的,無關心?!盵31]      
      所有這些,似乎都可以追溯到康德那里。其實,人們基本上誤解了康德在《判斷力批判》中講的藝術不含任何興趣(ohne alles Interesse)的意思。首先,康德的第三批判根本不是藝術哲學,它研究美的根本目的要以美來溝通自然和自由兩大領域,從而證明理性和心靈諸能力的統一??档聫奈凑f過美或藝術是非功利的,也沒說過美與知識和道德無關??档抡f的是“規定鑒賞判斷的那種愉悅是不帶任何興趣(利害)的(Das Wohlgefallen, welches das Geschmacksurteil bestimmt, ist ohne alles interesse)。美給予我們一種特殊的愉悅感情,這種感情構成了純美判斷的一個基本條件??档略诘谌姓劽赖牟糠纸小秾徝琅袛嗔ε小?,他在這部分談論的主要對象不是美,更不是藝術,而是審美判斷這種特殊的精神活動。不是美或藝術是無功利的,而是作為審美判斷基本條件的這種愉悅(Wohlgefallen)是不含興趣的。Interesse(興趣)是一個幾乎在中文中找不到合適的對應詞的哲學概念,無論是在康德哲學還是在其他人(如哈貝馬斯)的哲學中。但可以肯定的是,康德在第三批判中講的Interesse肯定不能譯為“利害”,李秋零譯為“興趣”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但至少還比較接近康德的意思。Interesse在這里的基本意思是以某種方式欲求對象。這種興趣可以是感性的(如肉體的或生理的)、倫理學的或思想的。但審美判斷是自由的判斷,自由就是免于我的各種偏好,這樣它才能是普遍的。興趣總是出于偏好,它可以是生理上的偏好,像康德在第三批判中所舉的印第安人對巴黎小吃店的興趣就是出于他的偏好;也可以是倫理的、政治的或思想的偏好,如反對建造奢華的宮殿。再者,興趣總是關系對象的實際存在。對于印第安人酋長來說,巴黎美食存在是重要的。同樣,對于反對建造奢華宮殿的人來說,這個宮殿實際造了才是關鍵??墒菍徝烙鋹倕s不系于外部對象,審美判斷對它的判斷對象是否存在不感興趣。審美判斷是反思性判斷,在這種判斷中,我們意識到的不是外在事物的特征,而是我們精神能力(想象力和知性)的協調統一,是對象與我們想象力和知性的適合,由此產生愉快的感情。這種愉悅既表達了自然的合目的性,也表達了主體的合目的性,合目的性概念意味著自然的合規律性和道德行為(自由)的合法則性在超感性的層面得到了統一。      
      總之,不管我們把康德講的Interesse理解為“利害”還是“興趣”,它都不是指美或藝術,而是指規定審美判斷的那種特殊的愉悅感情。[32]至于美,康德在《判斷力批判》第五十九節明確說:“美是倫理善的象征?!盵33]這就是說,體現美的藝術作品和審美經驗本身是善的象征??上倪@個思想卻似乎對中國現代美學沒有任何影響。由于將美理解為非功利的,一方面,自然美和其他美都被排除在美學研究的視野之外;另一方面循此而下,美學實際只討論藝術美,從而悄悄地變成了藝術哲學。但在西方,美學與藝術哲學是有嚴格分殊的,嚴格說,藝術哲學只是美學的一個基本問題領域而已。[34]當然,從十九世紀開始,西方美學有歸攏藝術哲學的傾向,但并非所有西方美學都是如此。而在現代中國,美學實際上不僅縮小為藝術哲學,更因而縮小為只是研究藝術美的一般藝術理論。這就使得現代中國美學的發展無論在深度(理論)和廣度(內容)上都受到很大限制。從深度上說,它基本忽略了審美現象的哲學意義;從廣度上說,它對美本身的豐富含義嚴重缺乏認識。      
      其實,認為美或藝術是無功利的美學思想,只是到了十九世紀才在西方產生,但它從來也沒有在西方美學中占主導地位,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西方美學中起主導影響的,不是叔本華或貝爾,而是席勒和杜威。[35]如果我們對西方美學有更全面、系統、深入的了解,現代中國美學的道路也許會更加寬廣,至少我們不會再被美學是非功利的這樣一種對美學的片面理解所限。 

    四      

      本來,審美經驗作為人的基本經驗,美作為人世的基本現象,不可能是千篇一律,而必定是多姿多彩,不盡相同的。因此,研究這種基本經驗和現象的學科—美學,也不可能像自然科學那樣只有一種形態,而必然是多元的。中國現代美學要想在世界美學中占有一席之地,建立自己獨特的理論體系,就必須吸取中國傳統美學的豐富養分,對它進行創造性的闡釋、整體重構和系統總結,使之成為中國現代美學的一部分。但是,由于現代中國美學對美學本身的理解的上述片面性,使得我們對中國傳統美學至今缺乏一個明確的整體性認識,無法給予一個完整的中國傳統美學的理論體系,更無法在此基礎上建立現代中國的美學體系。      
      美學的存在是以人類的審美經驗和審美態度為根據的,西方美學始終把它們作為美學討論的基本問題,但兩個基本問題恰恰被現代中國美學忽略了。審美(感性)是人類的基本經驗之一,審美態度是這種基本經驗的取向,而藝術只是這種基本經驗的活動之一。無疑,由于文化傳統、社會存在條件和其他種種因素,人類的審美經驗和審美態度不盡相同。但不管怎樣,任何美學均建立在審美經驗基礎上是沒有兩樣的。要理解中國傳統美學,就要探討中國人傳統的審美經驗和審美態度,而審美經驗和審美態度又是人的存在經驗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因而必然是哲學思考的基本對象。美學從屬于哲學,是哲學的一個組成部分,道理即在于此。從中國人對自己審美經驗和審美態度的思考出發,我們就可以發現中國傳統美學內在的系統性和完整性,勾勒出它的整體范圍和輪廓。      
      西方美學傳統不管如何豐富多樣,都是從它的哲學傳統中生發出來的,它的基本問題,是哲學基本問題的延伸,或者是從美學的進路來探討基本的哲學問題。例如,以模仿作為基本范疇的古希臘美學是從屬于人們對真理和存在本質的思考的;而十八世紀的西方美學最基本的問題之一是不可避免帶有目的性的人的思想與人不受特殊的功利或占有物約束的審美反應之間的復雜關系,這個問題顯然是從屬于人對現代世界中自由的可能性的思考這個更大、更基本的哲學問題的??档?、黑格爾、尼采、杜威、海德格爾等人的美學,離開他們的哲學是無法想象的。由此可見,美學總是從屬于哲學,不了解西方哲學就無法真正理解西方美學。同樣,不從中國哲學著手,也根本談不上中國美學。      
      在中國現代美學家中,宗白華是最明確哲學與美學的關系,并也試圖將中國傳統的美學問題與傳統形而上學聯系起來討論,他這方面的努力至今看來仍堪稱典范。但是,正如有論者指出的:“宗白華思考的重點在藝術思想,而非哲學理論的分析?!盵36]因此,他對傳統中國美學闡發不多,更多的是具體討論中國的傳統藝術(如建筑、園林、繪畫、音樂、舞蹈等)。另外,在討論中國傳統藝術的時候,雖然他一再強調中西美學的不同,但他也免不了以西釋中。[37]雖然有人認為“這(以西釋中)至今依然是行之有效的主流方法”[38],但建立獨立的有自己特色的現代中國美學卻不能只靠這種方法。      
      如果說西方的審美經驗是建立在其世界觀的基礎上的話,那么,中國人的審美經驗和審美態度當也是以中國人天人合一、萬物一體的世界觀為基礎的。[39]從《尚書》的這段話即可看出:“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偕,無相奪倫,神人以和。夔曰:于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盵40]西方那種原型與摹本、本質與現象、塵世與彼岸、經驗與超越、人與上帝、個體與客體等等名目的二元論對于中國人來說是陌生的。天為萬物的根本,人道源于天道,道通萬物,道通為一,一切經驗都是天道發用天理流行,審美經驗和藝術經驗也不例外,一切藝術生于人,本于天,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想法。[41]        
      天地有大美,此大美即為天理天道,因此,審美態度也就是人生的基本態度,藝術活動也是人基本的存在方式。司空圖的《詩品》即是一個典型例子,二十四詩品中的任何一品都既是人生經驗,又是審美經驗,二者一而二,二而一。隨舉一例:“采采流水,蓬蓬遠春,窈窕深谷,時見美人。碧桃滿樹,風日水濱,柳陰路曲,流鶯比鄰。乘之愈往,識之愈真,如將不盡,與古為新?!保ā对娖贰だw秾》)難道這不既是人生經驗,也是審美經驗嗎?      
      正因為如此,中國人或中國傳統美學從來不限于論述藝術經驗,美也從未局限于藝術美;相反,中國傳統美學從來都是審美地對待我們基本的存在經驗,美首先是天地宇宙之大美?!疤斓刂?,美也?!盵42]藝術美源于并且從屬于宇宙人生之大美。而大美之為大美,乃在于它即是天道的體現:“舉天地之道而美于和?!盵43]故楚靈王問伍舉章臺美否,舉才會答道:“夫美也者,上下、外內、小大、遠近皆無害焉,故曰美。若于目觀則美,縮于財用則匱,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胡美之為?”[44]美既然有天道和人道的維度,它就不能以產生耳目聲色之愉為依歸,而要以倫理的尺度來衡量,這點不僅儒家,墨家也說得很清楚:“仁之事者,必務求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將以為法乎天下,利人乎即為,不利人乎即止。且夫仁者之為天下度也,非為其目之所美,耳之所樂,口之所甘,身體之所安,以此虧奪民衣食之財,仁者弗為也。是故子墨子之所以非樂者,非以大鐘、鳴鼓、琴瑟、竽笙之聲,以為不樂也;非以刻鏤華文章之色,以為不美也;非以芻豢煎炙之味,以為不甘也;非以高臺厚榭邃野之居,以為不安也。雖身知其安也,口知其甘也,目知其樂也,然上考之,不中圣王之事;下度之,不中萬民之利,是故子墨子曰:為樂非也?!盵45]      
      這當然并不意味著我們的古人是以倫理學代替美學,而是相反,他們通過賦予美以道的含義,大大提升和擴充了美的意義。同時,他們又以審美經驗來要求人的道德行為,以此支持和充實倫理原則。松竹梅菊等植物自古至今一直是中國藝術家熱衷表現的對象,當然不是因為它們在形象上比別的植物要更美,而是因為它們體現了中國傳統特有的審美—道德一體化的美學原則。由于這個特有的審美—道德一體化原則,古代美學家很自然地將道德行為用于審美判斷,如嚴羽在將盛唐詩人與北宋詩人比較時便這樣寫道:“坡、谷諸公之詩,如米元章之字,雖筆力勁健,終有子路事夫子時氣象。盛唐諸公之詩,如顏魯公書,既筆力雄健,又氣象雄渾,其不同如此?!盵46]      
      從王國維開始的中國現代美學家之所以對中國傳統美學不甚重視,甚至認為古代中國根本沒有美學,一個主要原因就是“美是無功利”的偏見,既然美是無功利的,帶有倫理意味的東西當然就不是美和美學了。[47]然而,即使在西方,真正“美是無功利的”或“為藝術而藝術”的美學家是極少數,始終不能成為西方美學的主流。主張美和美學的知識要求與道德主張的人遠比主張美是無功利的人要多得多。[48]柏拉圖、休謨、托爾斯泰、科林伍德都甚至主張將藝術歸結為道德。直到今天,討論美學與倫理學內在關系的著作還時有出現。更不用說,從十九世紀開始,從美學進行道德批判和政治批判已經成了西方美學的一個傳統。[49]因為傳統美學的道德維度而否定它的正當性,給現代中國美學造成的損害遠遠超過對傳統美學如何評價的問題,而是直接影響了現代中國美學的建設,使得現代中國美學的路子越走越窄,越來越空洞,離這個民族的審美經驗和審美態度越來越遠,失去了自身發展強勁的生命力和內在動力。[50]      
      中國古典美學之所以具有倫理道德的內涵,是因為古人并未將審美經驗與人生經驗相割裂,對于他們來說,人生經驗是審美的,審美經驗也是人生的。司空圖的《詩品》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請看“典雅”:“玉壺買春,賞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鳥相逐,眠琴綠蔭,上有飛瀑。落花無言,人淡如菊,書之歲畢,其曰可讀?!痹倏础白匀弧保骸案┦敖允?,不取諸鄰,俱道適往,著手成春。如逢花開,如瞻歲新,真予不奪,強得易貧。幽人空山,過水采蘋,薄言情晤,悠悠天鈞?!笔巧罱涷?,也是審美經驗。它們渾然一體,至善至美。正因為如此,中國美學傳統會強調審美與人生的一致:“夫寫貌物情,攄發人思:抒情之謂也。然非具煙霞嘯傲之志,漁樵隱逸之懷,難以言胸襟。不讀萬卷書,不行萬里路,難以言境界。襟懷鄙陋,境界逼仄,難以言畫。作畫然,觀畫亦然?!盵51]總之,古人是將審美經驗視為人生經驗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對于他們來說,美決不僅僅局限于藝術美,有天地之大美,人生之大美,才有藝術美。離開現實的宇宙人生,美就無法存在。      
      當代美學的發展趨向,正在證明此乃美學本身得以存在的根據。當代美學的發展不是向“非功利的”、純而又純的純粹美研究發展,而是向與人類其他研究領域接軌發展:“美學已經失去作為一門僅僅關于藝術的學科的特征,而成為一種更寬泛更一般的理解現實的方法。這對今天的美學思想具有一般的意義,并導致了美學學科結構的改變,它使美學變成了超越傳統美學、包含在日常生活、科學、政治、藝術和倫理等之中的全部感性認識的學科?!边@是德國知名美學家沃爾什對當代美學發展的一個觀察。[52]他的這個觀察表明:“美學不得不將自己的范圍從藝術問題擴展到日常生活、認識態度、媒介文化和審美—反審美并存的經驗。無論對傳統美學所研究的問題,還是對當代美學研究的新范圍來說,這些都是今天最緊迫的研究領域。更有意思的是,這種將美學開放到超越藝術之外的做法,對每一個有關藝術的適當分析來說,也證明是富有成效的?!盵53]在他看來:“凡是把審美的概念專門連接到藝術的領地、將它同日常生活和活生生的世界完全隔離開來的人,無一例外是在推行一種審美—理論地方主義。當他或她表面上探究世界時,實際上是以偏概全,所以不僅沒有完整合理地把握審美的概念,而且很具有諷刺意義,甚至有違他或她表面上在事奉的概念:藝術?!盵54]      
      這就證明,藝術離不開人生,審美經驗必然是人生經驗的一部分。當代美學發展趨勢表明,中國傳統美學對美和審美的基本立場是正確的。審美經驗作為人類的基本經驗不可能與其他經驗截然分開。美學研究的根本重要性恰恰在于能豐富我們對人類經驗的認識,消除人為的種種分裂,從而擴展和深化我們對自己和世界的理解,提升人的德性,以使世界變得更好。中國傳統美學雖然在取向上與西方美學不盡相同,但是在美學研究的根本目的上卻并無二致。中國傳統美學的“不純”,不但不是它的缺點,而且正是它的優點所在。當代美學發展的趨勢證明了它的根本精神不但沒有過時,而且還是我們必須進一步發揚光大的。      
      只要我們能批判和拋棄近代以來建立在對西方美學的片面理解基礎上的美學觀念,重新反思與認識美學的實質,立足于我們自己的審美經驗,吸取和消化豐富的傳統美學思想資源,堅持將美學視為哲學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而不是單純的文藝理論或藝術理論,我們就一定能建立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美學思想體系。 


    注釋:
    [1]汝信、王德勝主編的《中國美學》第一輯的“卷首語”對此困境有如下的描述:“今天的中國美學界不僅專門學習者的數量迅速衰減,美學著作的出版和發行困難重重,而且竟到了連一本專業刊物都沒有的地步?!保ā吨袊缹W》總第一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年,第1頁。版本下同)。此現象近年來有了改變。
    [2]呂在上個世紀二十年代說,“美學”一詞是日人中村篤介在一八八二年翻譯法國人維隆的著作Esthetique時首先使用的(見呂氏《美學研究的對象》,胡經之編《中國現代美學叢編(1919-1949)》,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7年,第2頁)。李澤厚則說它來自日人中江肇民一九〇四年對Aesthetics的翻譯(見《華夏美學·美學四講》,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8年,第239頁。版本下同)。但據章啟群的研究,“美學”一詞出自德國來華傳教士花之安(Ernst Faber),他在向中國人介紹西方“智學”時談到心理學和美學的有關內容時用了“美學”一詞。王國維一九〇二年在翻譯日人牧漱五一郎《教育學教科書》和桑木嚴翼《哲學概論》時,正式從學科意義上使用了“美學”一詞(見章氏《中國美學研究非學術化傾向的根源》,《中國美學》總第一輯,第79頁)。
    [3][英]鮑??睹缹W史》,張今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5年,第9頁。版本下同。
    [4]在我看來,現代中國美學的困境與這個并不十分合適的譯名有相當的關系,詳見下文。
    [5]鮑??睹缹W史》,第5頁。
    [6]見張法《美學研究中的幾個問題》,《中國美學》總第一輯,第64~65頁。
    [7]見王國維《孔子之美育主義》,《中國近現代美育論文選》,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1年,第14頁。
    [8]章啟群《中國美學研究非學術化傾向的根源》,《中國美學》總第一輯,第83~84頁。
    [9]章啟群《百年中國美學史略》,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第12頁。版本下同。
    [10]盡管“哲學”一詞起源于西方,西方至今還有人不認為其他文明有哲學,但今天非西方人,如中國人,很少有不承認自己有哲學的。
    [11]呂思勉《理學綱要》,《中國文化思想史九種》上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第295頁。
    [12]柏拉圖《理想國》,479A。
    [13]同上,479A,598-601。
    [14]柏拉圖《斐德羅篇》,248D。
    [15]柏拉圖《理想國》,400-401B。
    [16]Louis Dupre The Enlightenment and the Intellectual Foundations of Modern Culture, New Haven &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 78.
    [17]同上。
    [18]Shaftesbury, Advice to an Author,III, in Characteristics of Man, Manners, Opinions, ed. John M. Robertson, Gloucester, Mass. : Peter Smith, 1963, vol. 1, p. 217.
    [19]Quoted in Louis Dupre The Enlightenment and the Intellectual Foundations of Modern Culture, p. 95.
    [20]Cf. Louis Dupre The Enlightenment and the Intellectual Foundations of Modern Culture, p. 103.
    [21]Cf. John H. Zammito, The Genesis of Kant’s Critique of Judgment, Chicago &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2, p. 21.
    [22]按照李澤厚的說法,目前中國流行的關于美學的定義主要有三種:“(一)美學是研究美的學科;(二)美學是研究藝術一般原理的藝術哲學;(三)美學是研究審美關系的科學”(《華夏美學·美學四講》,第239頁)。
    [23]王國維《王國維文集》第3集,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97年,第31頁。
    [24]王國維《論哲學家與美術家之天職》,傅杰編?!锻鯂S論學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年,第295頁。版本下同。
    [25]王國維《〈紅樓夢〉評論》,《王國維論學集》,第361頁。
    [26]王德勝等《20世紀中國美學問題與個案》,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年,第21頁。
    [27]蔡元培《美學觀念》,《蔡元培美學文選》,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3年,第66頁。版本下同。
    [28]蔡元培《美學講稿》,《蔡元培美學文選》,第234頁。
    [29]朱光潛《談美感教育》,《朱光潛美學文選》第2集,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82年,第503頁。版本下同。
    [30]鄧以蟄《國畫魯言》,《鄧以蟄全集》,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98年,第197頁。
    [31]豐子愷《藝術與人生》,長沙:湖南文藝出版社,2002年,第84頁。
    [32]可是,人們卻把審美判斷和美與藝術本身混為一談,朱光潛在《西方美學史》中剛引了康德《判斷力批判》第五節的結論:“鑒賞是通過不帶興趣的愉悅或者不悅而對一個對象或者一個表象方式作評判的能力”,(本文采用李秋零的譯文)就接著說:“美的特點在于不涉及利害計較”(《西方美學史》,《朱光潛美學文集》第四卷,第380頁)。就是混淆了審美判斷和美本身的一個顯例。
    [33]Kant, Kritik der Urteilskraft, Frankfurt am Main: Suhrkamp, 1974, S. 297.
    [34]Cf. John Hospers, “Problems of Aesthetics”, in Th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vol. 1, New York: Macmillan Publishing Co., Inc. & The Free Press, 1972, pp. 35-56.
    [35]Cf. Paul Guyer, “History of Modern Aesthetics”, in The Oxford Handbook of Aesthetics, ed. by Jerrold Levins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p. 31.
    [36]章啟群《百年中國美學史略》,第161頁。
    [37]“在藝術的研究方面,宗白華的獨特性在于,他把西方哲學,特別是德國古典哲學的思想與中國古典藝術的詩情畫意融會一體,建構了一種觀照藝術的獨特方式”(同上,第132~133頁)。
    [38]代迅《去西方化與再中國化—論全球化時代中國美學研究的問題與方法》,王德勝主編《問題與轉型—多維視野中的當代中國美學》,濟南:山東美術出版社,2009年,第37頁。版本下同。
    [39]劉熙載《藝概·詩概》:“《詩緯·含神霧》曰:'詩者,天地之心?!闹凶釉唬?詩者,民之性情也?!丝梢娫姙樘烊酥??!?
    [40]《尚書·虞書·舜典》。
    [41]音樂:“音樂之所由來者遠矣:生于度量,本于太一?!驑?,天地之和,陰陽之調也?!保ā秴问洗呵铩ぶ傧募o》)文學:“文之為德也大矣,與天地并生者何?夫玄黃色雜,方圓體分,日月疊璧,以垂麗天象;山川煥綺,以鋪理地之形;此蓋道之文也。仰觀吐曜,俯察含章,高卑定位,故兩儀既生矣?!保▌③摹段男牡颀垺ぴ馈罚├L畫:“夫畫者,成教化,助人倫,窮神變,測幽微,與六籍同功,四時并運,發于天然,非由述作?!保◤垙┻h《歷代名畫記》)書法:“字雖有質,跡本無為,稟陰陽而動靜,體萬物以成形,達性通變,其常不主?!保ㄓ菔滥稀豆P髓論》見于民主編《中國美學史資料選編》,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8年,第188頁)
    [42]董仲舒《春秋繁露·天地之行》。
    [43]董仲舒《春秋繁露·循天之道》。
    [44]《國語·楚語上》。
    [45]墨翟《墨子·非樂上》。
    [46]嚴羽《答出繼叔臨安吳景仙書》,胡經之主編《中國古典美學叢編》,南京:鳳凰出版社,2009年,第84頁。
    [47]例如,鄧以蟄在《六法通詮》中說:“現代美學家關于鑒賞最重直接,如在繪畫則重畫之自在之美,凡有暗射之力牽及視官以外之感者必洗練凈盡。設有畫焉主在表現動之力,鑒賞者須應之以筋絡關節之伸張攣曲焉者,亦必伸張攣曲而止;若牽及教誨、言語、知識之域以助觀賞,是援文字之力以入畫,其畫乃大損?!宋釃剿嫴荒苋氍F代美學范圍,或現代美學尚離本題遼遠耳?!保ā多囈韵U全集》,第254頁)
    [48]Cf. Paul Guyer, “History of Modern Aesthetics”,  in The Oxford Handbook of Aesthetics, ed. by Jerrold Levins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p. 30.
    [49]Cf. Terry Eagleton, The Ideology of the Aesthetics, Oxford: Blackwell, 1990; Jean-Mario Schaeffer, Art of the Modern Age: Philosophy of Art from Kant to Heidegger, trans. S. Rendall,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0.
    [50]雖然對傳統美學的研究始終沒有完全中斷,并且近年來還有一定的發展,但不能根本改變美學界西方話語體系占主導地位,以西釋中的主導局面。
    [51]傅雷《傅雷談藝錄》,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0年,第190頁。
    [52]轉引自杜書瀛《審美·藝術·美學:新動向》,《問題與轉型—多維視野中的當代中國美學》,第19頁。
    [53]同上。
    [54][德]沃爾夫岡·沃爾什《重構美學》,陸揚、張巖冰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6年,第25頁。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